▲6月2日,在浙江臺州石人峽,兩名驢友拉繩索橫渡峽谷急流時被沖走。圖/新京報我們視頻截圖


又有驢友遇難的消息傳來,令人心痛、惋惜。


6月3日,一段兩名驢友在浙江臺州黃巖區嶼頭鄉石人峽橫渡峽谷急流時意外落水失聯的視頻在網絡上引發熱議。據新京報報道,事發地石人峽風景區屬于荒廢的景區。翌日,據央視新聞消息,經全力搜救,2名失聯驢友已被搜救人員找到。經確認,已無生命體征。


這無疑是又一起令人痛惜的悲劇。由于事發之時有人拍攝視頻,公眾幾乎是目睹了兩名驢友落水的全過程以及救援細節。人們為逝去的生命悲痛惋惜的同時,也再次見識到了戶外野游背后的致命風險。


當前,我國已全面進入汛期,南方則進入主汛期,涉水風險不可不察,曾經的安全之地也可能“吃人”。據報道,事發地前兩天曾連續降雨,直到事發當天6月2日10時20分才解除暴雨藍色預警信號。這也導致原本可以步行通過的地方,事發時已被大水淹沒,這才有了驢友橫渡峽谷急流的一幕。


而類似的意外悲劇,幾乎每過一段時間,就會重復發生。即便如此,深植于人類內心的探險精神,總是驅動著人們踏上未知的旅途,但通過提高自身的安全風險意識和救援技能,則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意外的發生。這也提醒,戶外愛好者須時刻將風險意識放在首位,量力而行。


要知道,僅僅5月,就有3起驢友意外事故進入輿論視野。5月19日,三人因夜宿野長城被雷電擊中受傷;同一天,一名女子在江西萍鄉武功山徒步時失溫遇難;五一假期期間,一名驢友在獨自徒步貢嘎山期間失聯后遇難。


而據中國探險協會發布的《2023年度中國戶外探險事故報告》顯示,據不完全統計,2023年共發生戶外探險事故425起,涉及人員1350人,受傷320人,死亡156人,失蹤26人。


當然,戶外探險遇難原因十分復雜,有天氣因素也有決策失誤等,其中也不乏資深驢友。但屢屢發生的意外事故,仍表明當下一些組織者和參與者,嚴重低估了戶外徒步等探險活動的危險性,并缺乏相應的戶外專業知識和應對風險的能力。


但危險來臨,總是猝不及防。就像此次事故,視頻中明明已經有兩人成功橫渡到對岸,但意外還是發生了。有專業人士指出,對方在天氣、線路、橫渡方式、繩索、攜帶裝備及應急預案多個方面都沒做好。


比如,視頻中驢友橫渡溪流的繩子不是專業繩索,救援時繩索在水中形成了“死亡V”,相關人員涉水時連基本的救生衣都沒穿……


可以說,這起事故中,從組織者到遇難者,再到畫面中的施救者,都缺乏急流水域急救經驗,甚至欠缺基本戶外救援知識。加之,意外發生在“野生景點”,專業的救援難以及時到位,這些可能都是導致悲劇發生的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石人峽風景區開發停滯,但并未被禁止通行,“車子可以開到(景區)外面,之后要徒步進去”。平時周邊村民也經常到這里游玩,也有驢友組隊前來。有記者還發現,社交平臺上有不少網友曾發帖文推薦分享臺州石人峽的徒步線路和攻略。


由此可知,石人峽在當地有一定的知名度,在戶外圈也頗有些名氣。對于自發而來的村民和驢友,當地不能視而不見,沿途必要的風險提示不可或缺。這也提醒,類似“野生景點”有必要盡快納入規范管理的視野。


此外,社交平臺對于“野生景點”的帖文和攻略,也需要加強審核。算法不能只看到美景,更要看到其中的安全隱患。


總之,成年人可以“自擔風險”,但以生命來敲響警鐘,這樣的代價還是太沉重。戶外野游,不能僅憑一腔熱情和探險精神,更需要有足夠的風險意識以及一定的專業知識、戶外經驗和應對風險的能力,方能做好自身安全的第一責任人。


編輯 / 徐秋穎

校對 / 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