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北京最高氣溫達到了33攝氏度,八達嶺鎮石峽村長城保護員梅蘭芬和同事王壘,戴著防曬的帽子,穿上橘色工作馬甲,拿著垃圾撿拾器,“全副武裝”后,一起向著村后的石峽關長城出發了。


石峽關長城屬于八達嶺長城磚石長城中的一段,相比目前八達嶺景區開放段長城,石峽關長城更有“野味”,這段長城原始風貌保存完整,留存有石峽峪堡關城遺址。


5月17日,八達嶺鎮石峽村,石峽村長城保護員通過山間崎嶇的小路走向石峽關長城,進行巡護。


5月17日,八達嶺鎮石峽村,上山途中,長城保護員需要穿過齊人高的灌木叢。

 

當天,新京報記者跟隨梅蘭芬一起踏上了巡檢路。一條蜿蜒的羊腸小路,時而狹窄,時而陡峭,稍不留心,就會被腳下的石子滑倒?!斑@條路算好走的了,下次有機會,帶您爬一回103到107敵臺段,那段才真正考驗體力!”梅蘭芬說道。


5月17日,八達嶺鎮石峽村,長城保護員梅蘭芬在石峽關長城第87敵臺進行巡護。


5月17日,八達嶺鎮石峽村,梅蘭芬在巡護途中檢查長城上是否有丟棄的垃圾。

 

2022年,梅蘭芬精心備考,通過筆試、體能測試,正式成為延慶區一名長城保護員,關于她和長城的故事,還得從她的父親——今年年過八旬的梅景田說起。


梅景田是石峽村村民,年輕時,曾每天背著干糧,拄著木棍,在長城撿拾垃圾、收集散落的城磚與碑,四十年如一日的守護著長城,腳下的膠鞋穿壞了一雙又一雙。2006年,在老人的帶領下,石峽村組建了“石峽村長城志愿者保護協會”守護起長城。


5月17日,兩位長城保護員在石峽關長城巡護。

 

5月17日,梅蘭芬和王壘正在清理雜草。

 

在父親的影響下,梅蘭芬對長城文化有了濃厚的興趣。正式以保護員的身份登上長城,梅蘭芬興奮極了?!斑@段路,我再熟悉不過了?!痹捯粑绰?,她就摔了一跤?!爱敃r腳崴了,緩了一會兒,同事攙扶著我下山,結果沒走兩步,我又摔了一下,這下可走不了了?!睙o奈之下,她們打電話給另外一位力壯的同伴,最終把梅蘭芬背回了村里?!疤珌G臉了?!被貞浧疬@段經歷,梅蘭芬漲紅了臉。


5月17日,梅蘭芬將丟棄在長城上的垃圾裝進隨身攜帶的垃圾袋中。


5月17日,上山巡護需要爬小路,梅蘭芬經常被灌木劃傷。


梅蘭芬告訴記者,現在石峽關長城段已經修復完成,但暫時還沒有對外開放。


每天走著父親走過的路,做著和父親一樣的事兒,但梅蘭芬已經很少和父親分享自己在長城上的所見所聞,“父親年紀大了,不想再讓他去爬長城了?!边@是梅蘭芬作為女兒的心里話。不過,梅蘭芬會學著父親的樣子,時常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爬長城,跟他們說些長城的故事。


“長城這么美,怎么能不好好保護!”梅蘭芬的手機里內存近乎被長城照片和視頻占滿了?!罢埍Wo長城!”一段視頻里,梅蘭芬四歲的小兒子站在長城上說道。


5月17日,長城保護員梅蘭芬檢查地面上是否有垃圾,并進行磚面檢查。


5月17日,長城保護員對石峽關長城第87敵臺周邊巡護完成后,準備返回村內。



攝影 陶冉

采寫 曹晶瑞

編輯 李劼 劉晶 張湘涓

校對 吳興發 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