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車時代,歐美國家和企業家對中國電動汽車的態度存在著感知上的不同。


5月14日美國宣布進一步提高對自華進口的電動汽車、鋰電池等產品關稅,其中對中國電動汽車的進口關稅從現行的25%提高至100%。但同日,Stellantis集團與零跑汽車成立合資公司,將自今年9月起于歐洲9國開始電動汽車銷售,隨后將拓展至全球其它主要市場。


一方面,歐美西方國家難以正視越來越多的中國新能源車企攜全產業鏈優勢改變行業生態的事實,以“產能過?!睘槊?,不顧事實大幅加征關稅,意圖打壓限制中國新能源產業;另一方面,跨國車企愿意與中國車企開展務實合作,加大對中國新能源企業投資和開展更多技術合作,以借力中國企業的技術加速自身轉型,提高競爭力。


“關稅和怯懦正把美國汽車制造商逼入深淵”


美國對中國電動汽車的進口關稅從現行的25%提高至100%,疊加適用于所有進口至美國汽車的2.5%關稅,中國制造電動汽車將面臨102.5%的超高稅率。


這種保護主義做法,不僅違反了世貿組織基本原則,更是“既損人又不利己”。


根據中國海關數據,2023年中國新能源乘用車對美國出口1.25萬輛,同比減少16.2%,占國內乘用車出口量僅為0.3%。美國市場暫不是中國電動汽車的出海目的地。且相較于其他區域市場,目前還沒有一家中國車企在美國實現本地化生產。包括比亞迪等在內的中國車企曾明確表示,乘用車業務未打算進入美國市場。



此次美國加征關稅是一次典型的“虛空打靶”,對中國電動車產業的沖擊猶如“一拳揮在空氣里”,這一系列操作無疑是美國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缺乏競爭自信和對無法保持領先地位的失落心態。


想在競爭中領先,不是通過關稅等手段,而是要靠顛覆性科技創新和技術突破。對美國汽車產業而言,將所謂“競爭對手”的商品價格翻倍并不能確保美國車企的競爭力。


“關稅和怯懦正把美國汽車制造商逼入深淵?!泵绹聿┥缫源藶轭}評論表示,一個對資本主義的饑渴曾造就了現代汽車工業的國家,正在驚人地喪失勇氣?!霸S多高管都安于受距離和關稅保護的市場,又擔心電氣化和中國競爭所帶來的痛苦轉變?!?/p>


貿易保護手段阻擋不了中國車企全球化步伐


美國試圖通過保護主義為其產業贏得一絲喘息空間,這一幕似曾相識。


20世紀70年代中后期,隨著石油危機的爆發和環保要求的提高,美國大功率、大型汽車受到重創,小排量、低油耗、高性價比的日系車抓住這一機遇,迅速推出了一系列具有競爭力的產品,大規模進入海外市場。


日本汽車全球化的快速發展引發了美國的限制和打壓,美國三大汽車公司要求對日本汽車實施進口限制。不過,從日本汽車產業的歷史發展來看,產業升級的大趨勢并沒有被貿易保護所阻擋。


當前,全球汽車產業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巨大變革,電動化、智能化成為主要發展方向。從20多年前開始,中國企業就在新能源領域持續進行研發投入和產業布局,形成了獨有的技術優勢,從而產生正向的溢出效應。


有美國媒體曾對比亞迪海鷗進行拆解,認為上述車型產品力不亞于比其售價貴三倍的美國電動車。



特斯拉CEO馬斯克更是對外表態,如果沒有貿易壁壘,中國汽車制造商將“幾乎干掉”外國競爭對手。


對于產業發展的客觀規律,企業家比政客看得清楚。我國在新能源汽車產業具有明顯的競爭優勢。加征新關稅,阻擋不了中國汽車走向世界,相反會倒逼中國車企拿出更具競爭力的產品持續沖擊汽車市場。


文/劉暢

編輯/岳彩周

校對/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