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政府工作報告提指出,“學習運用‘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經驗,推動鄉村全面振興不斷取得實質性進展、階段性成果?!?024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千萬工程”是20年前起于浙江的做法,從農村環境整治入手,由點及面、迭代升級,20年持續努力造就了萬千美麗鄉村。

 

“因地制宜、分類施策,循序漸進、久久為功”是“千萬工程”的核心理念,當前,全國各地正在掀起學習“千萬工程”理念的潮流,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在貴州大山的麻江縣,一群來自江蘇的專家學者,用11年時間,一點點改變這里的鄉村和田野。近日,南京農業大學黨委書記王春春,為記者講述了數百上千位師生,11年扎根山村的故事。

 

2023年11月28日,南京農業大學黨委書記王春春(中)在麻江縣委書記唐光宏的陪同下參觀定點幫扶十周年成果展。受訪者供圖

 

從“蹚水過河”到“精準繡花”,山村和師生都在蛻變

 

新京報:作為一所南京的高校,為何會選擇麻江縣這樣一個西南山區的縣城進行幫扶?

 

王春春:2013年,按照國家部署,南京農業大學開始定點幫扶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麻江縣??梢哉f,最初的幫扶工作,是國家和中央部委行動的一部分。但到了麻江以后,我們的師生發現,這不只是簡單的、單方面的幫扶,而是一次雙向奔赴。

 

對于麻江縣來說,需要現代農業技術、需要現代農業產業去實現農業農村的現代化。而對我們的師生來說,也是真正讓自己所學所思得到升華的機會。

 

一流的大學,離不開一流的社會服務,南農的師生們,在幫助麻江拓展鄉村振興版圖的同時,也反哺了自身的科學研究、社會服務、人才培養和辦學視野。

 

我們通過源源不斷地把立德樹人大課堂、專家科研試驗田、干部歷練主戰場搬到了黔東南,從一線中、從產業中檢驗一流大學人才培養的成效,檢驗實驗室數據到大田產量的距離。

 

新京報:11年中,經歷了怎樣的過程?

 

王春春:在我看來,11年在貴州麻江的幫扶工作,可以分為三個階段。最初,我們的老師和學生走出校園,走進鄉村和田野,但到底怎么幫扶,還沒有清晰的認知,而是一點點摸索。


到了精準扶貧階段,我們對幫扶工作漸漸有了更好的理念和方法,將高校優勢和鄉村稟賦連接起來,聚焦黨建、科技、教育等,在當地特色產業下功夫,我們創新實施了10個學院與10個村結對共建的模式。

 

隨著脫貧攻堅的收官、鄉村振興的加快,我們的幫扶也進入了第三個階段,不斷鞏固成果。比如我們在2020年,脫貧攻堅收官的時候,就組建了菊花、藍莓、鋅硒米等10個產業技術專班,聚焦現代農業產業,為鄉村的發展和振興打造自己的人才、產業等內生動力。

 

從南京到貴州,“金”菊稻海打造新田園

 

新京報:能否介紹一下,11年幫扶,具體做了哪些事情?

 

王春春:在幫扶中,我們發現,當地本身有許多特色產業,比如富含鋅硒的稻米、藍莓、生豬肉等,這里有豐富的資源,形態各異的產業,但缺乏現代農業技術和產業的支撐。因此,引入現代技術和優異品種,打造延長農業產業鏈條,是當地最需要的。所以,我們的工作也是根據這些本地特色和需求,進行精準幫扶。比如我們在不同的村莊,打造林下種養、稻米、生豬、藍莓、花卉等主導產業,讓“老稻米”重樹“新品牌”、“金菊花”造就“金銀谷”。

 

新京報:在幫扶中,你認為哪些經驗是可以推廣和復制的?

 

王春春:11年幫扶,我們經歷了 從“大處寫意”到“工筆刻畫”的歷程,探索出一條“黨建興村、產業強縣”的精準幫扶之路,打造了一批鄉村振興集成示范村。這個過程,也給我們帶來了很多體會和啟發,比如首先要因地制宜,不能憑空創造產業,而是根據當地特點,提升自身具有的產業,這樣的產業才會更有活力。再如以人為中心,始終將目標鎖定在村民增收、百姓致富上。此外,還要循序漸進、久久為功,11年來,我們先后派出了7個批次9名掛職干部,10個批次55名研究生支教團成員,21個學院部600余名專家教授,南農專家田頭問診、干部掛職。

 

從學校到田野,讓科技和人才去鄉村

 

新京報:在貴州的幫扶,未來是否還會繼續進行?有何計劃?

 

王春春:鄉村振興、農業農村現代化,是一場久久為功的事業,“千萬工程”蘊含的發展理念、工作方法和推進機制,是未來我們在鄉村振興工作中的精神指引與力量源泉。南京農業大學在未來仍然會把深化定點幫扶作為高校鄉村振興、服務中國特色現代化建設和一流大學建設的重要途徑。在具體實踐中,首先要讀懂國家發展的全局,把糧食安全、生態問題、共同富裕這些“國之大者”和定點幫扶緊密結合,嘗試在麻江大地上解決一批“種源”卡脖子難題,努力在脫貧基礎上把“共富”的蛋糕做大。其次瞄準縣域經濟、關注農民增收,以科技助力產業增收,組織更多專家把新品種新技術新裝備,落到農戶、長在田里、走進產業,最大限度讓農民可持續性受益,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

 

新京報:在這場幫扶中,你認為專家學者和高校師生,有怎樣的收獲?

 

王春春:過去11年中,我們有許許多多的專家學者、青年學生走進田野,駐扎鄉村,把科研、人才培養放在農業農村的一線,讓專家教授、青年人才長期駐扎在鄉村之中,和農民一起,真正去解決農民眼前迫切的問題,在實踐中做科研、在生產中培養人才,這就是我理解的“雙向奔赴”。未來我們仍將堅持這一做法,繼續加強政產學研合作,促進農業科技成果的示范推廣和轉移轉化,面向重大技術需求,推進全產業鏈關鍵技術的協同推廣示范。同時,進一步提升校外鄉村振興基地的規范化管理水平,打造服務鄉村振興的品牌,在“千萬工程”理念下,創新探索新時代高校在服務社會、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工作中的路徑方法。

 

新京報首席記者 周懷宗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