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鐵路12306官網發布公告,今年6月15日起,京廣高鐵武漢至廣州段、杭州至寧波高鐵和滬昆高鐵上海至杭州段、杭州至長沙段運行的時速300公里及以上動車組列車的票價將進行優化調整。


按照公告,公布后的高鐵票價將較現行票價上漲20%左右,同時打折時最低票價可比現行票價低34%左右。


這也是近年來鐵路部門對高鐵的票價提升幅度最大的一次。比如,武漢至廣州南二等座的票價由463.5元提升到了553元,漲幅19.31%;杭州東至長沙南二等座的票價由現行的405元提升到了485元,漲幅19.75%;杭州南至南昌西二等座的票價由257元上調到308元,漲幅19.84%。


鐵路部門表示,這4條線路的票價會根據市場狀況,實行“有升有降、差異化的折扣浮動策略”,簡而言之,高鐵票價按照“公布票價為上限、5.5折為下限”原則,也可能變得便宜。


比如,武漢至廣州南二等座最低可以定價為304元;杭州東至長沙南二等座最低票價為267元;杭州東站至寧波站的二等座最低票價為47元,均較現票價低約34%。


這一輪高鐵票價的調整,引發了公眾熱議,支持和質疑聲交織,成為多個社交平臺上的熱門話題。為何這4條高鐵調價?為何公眾對本輪票價調整如此敏感?為何此次調整票價沒經過價格聽證?票價上調能解決高鐵售票中存在的“買長乘短”問題嗎?


針對上述公眾關注的問題,新京報記者近日采訪了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趙堅和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劉旭。

 

關注1

為何調整這4條高鐵票價?


“實際上高鐵之前已經有過多次上調票價了?!壁w堅表示,上一輪調價的線路中,滬寧城際、寧杭高鐵都屬于長三角區域,本輪4條高鐵線路調整區間不僅依然有長三角,還有珠三角及中南部地區,都是經濟水平較為發達、人口密度較高,同時也是客流量大、出行人數較多的地區。


這4條線路中有3條涉及杭州,近年來鐵路杭州東站成為長三角鐵路客發量最大的客運站,節假日期間日均客流量超過20萬人次。


國鐵集團相關負責人曾在采訪中回應表示,這些線路于2009年至2014年間開通運營,10余年來一直實行單一票價機制,已無法適應運營成本發生較大變化的情況,迫切需要建立以市場為導向的票價機制,通過價格杠桿合理匹配運能與需求,促進客流均衡化。此外,這些高鐵平行線路上均有普速旅客列車運行,實行靈活折扣,有升有降的市場化票價機制,可以為旅客出行提供更多選擇。

 

關注2

高鐵票價上調會是常態嗎?


趙堅表示,此前京滬、滬寧等多條高鐵已有類似機制?!案哞F票制票價的不斷市場化是基本趨勢?!?/p>


他認為,之所以大家紛紛討論高鐵票價上調,一個原因是老百姓普遍認為,鐵路是一個民生項目,像綠皮車從1995年基礎定價每人公里5分8厘6,近30年都沒有調整過,所以傳統觀念上,很多人認為飛機漲價是正常的,鐵路漲價就不正常?!暗哞F和普速列車不一樣,它不是民生項目,而是一個商業項目,是國家鐵路集團和地方政府貸款修的?!壁w堅說,高鐵和航空的運營方式是一樣的,市場化定價是收益管理的內在需要。

 

關注3

為何此次高鐵票價調整沒經過價格聽證?


劉旭表示,人們常說的“價格壟斷”,往往是指反壟斷法意義上的價格壟斷協議,或者在定價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價格壟斷協議通常是經營者之間達成并實施的,也可能是行業協會組織達成并監督其實施的。國內高鐵客運服務都是由國鐵集團下屬子公司來運營的。而集團企業通常是反壟斷法意義上獨立的經營者。其下屬子公司之間的協同漲價行為屬于企業集團內部的自治范疇,并不屬于經營者之間達成的壟斷協議。


趙堅表示,根據《價格法》《鐵路法》等國家相關規定,對于列入《中央定價目錄》的商品和服務由政府定價,高鐵動車組列車客票定價不在該目錄之內,可由鐵路運輸企業依法自主定價?!耙虼思词古e行聽證會也沒有實際意義,不會對票價調整有任何改變?!?/p>

 

關注4

在上調票價的同時,是否能推出更多差異化的服務票價?

 

本輪高鐵票價上調中,記者注意到,不少聲音認為國鐵集團在票價調整的時候,是不是可以根據實際運營的情況,進一步豐富票種和票制,比如靜音車廂可以高價,有小孩的車廂可以低價?

 

對此,趙堅表示,這些問題為鐵路進一步改革、提升服務質量提供了思路?!艾F在鐵路只有一個市場主體,也就是國鐵集團是市場主體,而下面的鐵路局實際上只是一個‘車間’,國鐵集團對其實行統一調度指揮、統一清算。一方面,這些鐵路局是承擔運營客運、貨運的主體;另一方面,鐵路局不能夠從市場直接獲得收入,因此它不是真正的市場主體,沒有提高效率、提高服務質量的動力,所以需要通過競爭來解決,在鐵路領域形成多個市場主體?!壁w堅說,要通過深化改革,至少在鐵路領域內形成一種競爭機制,這樣才有利于提高鐵路客運服務的質量。

 

劉旭建議,在上調票價的同時,高鐵運營企業可以向相關線路途經省份的消費者協會征求服務改善的意見。例如:可以通過改善購票服務軟硬件環境,方便消費者預約所需起始站點的票價浮動信息,及時購買打折票錯峰出行;也可以像民航企業一樣引入會員積分,給達到一定里程累積的消費者提供優惠購票的可能性;還可以在候車和乘車環節為孕婦、老年人、未成年人、殘障人士、外籍人士提供更多人性化服務,例如外籍游客較多的線路,給乘務員配備必要的語音翻譯設備等。

 

關注5

高鐵調價能解決“買長乘短”的問題嗎?

 

劉旭表示,每次出行高峰,公眾都會熱議高鐵售票中的“買長乘短”現象。但僅提高票價,并不是解決這類問題的好方法。

 

劉旭認為,對于公眾普遍關注的“買長乘短”現象,一方面需要12306系統改善算法,更合理地根據淡旺季差異,靈活調整不同區間的票源分配,避免在旅游旺季或節假日出行高峰出現“買長乘短”的乘客擠占大量票源的現象,影響長途旅行的乘客正常訂票。另一方面,也可以考慮引入“黑名單”機制,對于頻繁“買長乘短”的乘客采取限購措施,及時通過短信給予警示,或者限制其提前購買車票的天數。

 

部分購票平臺、在線旅游平臺會給用戶提供有償的搶票服務,這也會加劇消費者的焦慮,以至于用“買長乘短”替代有償搶購短途車票。對此,市場監管部門應當會同12306系統運營企業,引導相關平臺企業,取消那些本身對候補車票并沒有實際幫助的有償服務,杜絕虛假宣傳或價格欺詐,擾亂正常的購票秩序的行為。

 

另外,考慮到武廣高鐵、滬昆客專的部分乘客是外出打工人員,對高鐵票價調整會更加敏感。因此,鐵路部門應當通過統籌協調,保障相關線路的普快、特快列車仍舊可以像以往一樣正常運營,而非通過削減車次,迫使對價格更敏感的消費者不得不選擇購買漲價后的高鐵車票回家探親。

 

新京報記者 陳琳

編輯 張磊 校對 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