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0日,國家醫保局發布第9期價格招采信用評價“特別嚴重”和“嚴重”失信評定結果(以下簡稱“失信名單”),與上一期相比,新增3家公司。根據信用修復規則,失信企業修復失信行為后,可以從名單中退出。但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從第1期就進入失信名單的華北制藥,成為了名單“??汀?,直至第9期名單,依然在列。


3進4退,失信名單動態調整


第9期價格招采信用評價失信評定結果顯示,截至2024年3月31日,共有25家企業被評為“特別嚴重”和“嚴重”失信,其中新增南寧市東騰醫療設備有限公司(特別嚴重)、長春哲仁藥品經銷有限責任公司(嚴重)、武漢伍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嚴重)三家企業。


新京報記者對比第8期評定結果發現,該名單中除了新增3家企業外,還有遵義百頤醫藥有限公司(特別嚴重)、阿克蘇贛商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嚴重)、泰州大愛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嚴重)、四川中聯恒康商貿有限公司(嚴重)4家企業退出名單。


2021年9月27日國家醫保局發布第1期價格招采信用評價失信評定結果開始,截至目前共發布9期。據新京報記者統計,共有38家企業曾經進入該失信名單。名單實施動態調整,共有13家企業修復信用,退出了失信名單。


從第7期評定結果發布開始,國家醫保局不再詳細列舉各家公司進入評定結果的原因,僅以表格進行展示,上述新增的3家企業因何進入名單尚不得而知。不過從以前發布的6期評定結果看,除了華北制藥和北京百奧藥業是因為集采斷供外,其余均是涉及“給予回扣或不正當利益”。


價格招采信用評級主要依據行賄金額、不正當價格行為、擾亂集中采購秩序等嚴重程度進行確定。比如,單筆行賄1萬元以上為“一般”,單筆行賄10萬元以上為“中等”,單筆行賄30萬元以上為“嚴重”,單筆行賄200萬元以上為“特別嚴重”。


根據醫藥企業信用評級,可采取提醒告誡、提示風險、披露失信信息,直至限制或中止該企業涉案或全部藥品醫用耗材掛網、投標或配送資格等處置措施。比如,對“嚴重”評級企業,采取取消涉案產品掛網和配送資格等處置措施;對“特別嚴重”評級企業,采取取消其所有產品掛網和配送資格等處置措施。


作為醫藥領域的“頑疾”,“帶金銷售”屢禁不止。為促使企業公平參與市場競爭,獲得合法收益,特別是敦促失信企業糾正不合法不合規行為,2020年9月,國家醫保局引發《關于建立醫藥價格和招采信用評價制度的指導意見》,聚焦醫藥領域給予回扣等突出問題。2022年6月6日,國家衛健委、公安部、市場監管總局等九部門聯合發布《關于印發2022年糾正醫藥購銷領域和醫療服務中不正之風工作要點的通知》,其中包括嚴厲打擊醫藥購銷領域非法利益鏈條,重點聚焦醫藥企業使用票據套取資金,虛構業務事項套取資金,利用醫藥推廣公司空設、虛設活動等違規套取資金,賬簿設置不規范,將套取資金用于“帶金銷售”、商業賄賂的違法違規行為。


華北制藥至今仍為“嚴重”失信企業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華北制藥最早于第1期進入失信名單,與其同期進入第1期失信名單的另外四家企業(宜昌人福藥業、北京百奧藥業、哈爾濱譽衡制藥、阿克蘇趕上進出口商貿有限公司)已經相繼退出名單,但華北制藥依然在列。


華北制藥進入失信名單,是因其集采斷供行為。在第三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華北制藥的布洛芬緩釋膠囊中選,但其以“產能不足”為由,在山東省未能按協議供應約定采購量,經相關部門多次約談協商,供應情況仍未改善。2021年8月11日,華北制藥提出放棄中選資格,造成山東醫療機構反映較為集中和強烈,山東省醫保局最終確定了替補企業繼續保障供應。受此事影響,華北制藥被中斷布洛芬緩釋膠囊3年掛網資格,并被取消在山東省參與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集采的申報資格。據國家醫保局信息顯示,華北制藥的失信行為時效標準的起始時間為2021年8月20日,山東省級醫藥集中采購機構按照價格招采信用評價制度規定,評定華北制藥“嚴重”失信,進入第1期失信名單。


據華北制藥2021年8月23日發布的公告顯示,在第三批國家藥品集采中,公司的布洛芬緩釋膠囊中選地區包括山東省在內的7個省市,中選價格為每盒8.04元(0.3g*30粒/盒),2020年11月各省陸續執標。中選省市首年約定采購量共為7975萬粒,協議期限3年。自執行中選結果至2021年8月20日,華北制藥實際供應量只有為1585萬粒。其中,山東省協議約定采購量為2511萬粒,自執行中選結果至2021年8月20日,華北制藥提供山東省實際供應量為365萬粒。對此,華北制藥將原因歸結為“產能不足”,并表示公司在積極推進該品種的產能擴產,預計擴產后年產能達1億粒。


今年2月27日,國家醫保局發布第8期失信名單后,華北制藥曾對媒體回應稱,仍是受到2021年布洛芬緩釋膠囊供應問題影響。


醫藥企業失信,會有哪些處罰?


據國家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采信用評價的操作規范(2020版)》,信用評級根據失信行為的性質、情節、時效,以及影響范圍等因素,將醫藥企業在本地招標采購市場的失信情況評定為“一般”、“中等”、“嚴重”、“特別嚴重”四個等級,在醫藥企業出現給予回扣等時,分級采取提醒告誡、提示風險、限制或中止投標掛網、公開披露失信信息等處置措施;也鼓勵企業整改,采取切實措施主動修復信用。


國家醫保局在解讀《關于建立醫藥價格和招采信用評價制度的指導意見》時曾強調,對于“一般”或“中等”失信的后果,企業要足夠重視。因為懲戒有延續性和累加性,如果沒有及時糾正,后續新形成的負面影響會導致評級結果累加乃至升級。如5次“一般”失信將累進成“中等”失信,3次“中等”失信將累進成“嚴重”失信。企業應用好信用修復規則,如對于“回扣”行為,企業可用的修復措施既有退回不當收益,也有降價剔除價格虛高空間。一些企業認為可以用退款代替降價,實際上退款措施是回吐前期的不當收益,對于后期高價行為沒有修復;而降價是糾正虛高價格,避免造成新的危害。在信用修復的問題上,退款不能代替降價。


此外,信用評價制度中規定,失信企業在法院判決或行政處罰生效之日起30日內,應向案件發生地的省級醫藥集中采購機構提供書面報告。如未報告,將給予一次“一般”失信評級。國家醫保局此前曾特別提醒有關企業,要及時報告相關情況,避免失信評級累計。國家醫保局會定期在官網的“價格招采信用評價”專欄公布“嚴重”和“特別嚴重”失信的企業,強化社會監督,加大警示力度。


新京報記者 王卡拉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