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仔”是我國目前唯一一只有“編制”的警犬柯基,來自山東濰坊的它憑借柯基界標志性的小短腿、治愈的微笑,以及高超的搜爆技術走紅網絡。


萌犬“考編”難度不小,一次性取得“編制”上崗的可謂精英犬。在海關總署北京緝私犬基地,拉布拉多、牧羊犬、馬里努阿犬等多種待訓犬在這里走上“考編”之路。不過,也有一些犬天生慢熱,無法一次性完成“考編”,訓導員們還會給這些萌犬兩次甚至三次考試機會,讓更多萌犬走上工作崗位。


緝私犬在訓導員的指揮下完成一系列訓練科目。新京報記者 李木易 攝


“恩威并施”,萌犬撒歡兒訓練


走進海關總署北京緝私犬基地,耳旁便傳來一聲聲犬吠,聲音響亮,底氣十足。辦公樓兩旁的犬舍里,狗狗們搖著尾巴興奮地叫著,它們“單人單間”,除了室內臥室,還有一個長方形的室外“會客廳”,兩位負責為犬舍做清潔的保潔員剛剛完成犬舍保潔。犬舍外,有一片草坪,草坪上黃色野花、白色蒲公英綻放,“毛孩子們”在訓導員的指揮下完成一系列訓練科目。


德國牧羊犬“尼歐”和馬里努阿犬“可卡”在訓導員的指揮下進行服從性訓練?!懊⒆印睂κ彝猸h境充滿著無盡的好奇和探索欲,訓導員剛把“尼歐”和“可卡”牽上草坪,它們便興奮得躍躍欲試。訓導員王朝軍手里拿著一個紅色塑料圓球,通過手勢的快速變化、簡潔的口令訓練它們完成坐、撿拾圓球等訓練。每完成一項指令,王朝軍都一邊用手輕拍它們的身體,一邊說道:“Good boy?!边@兩種方式都是對狗狗認真“上課”的鼓勵。


在撲咬訓練中,王朝軍在胳膊上套上綠色的專用護袖,在待訓犬的眼中,這個護袖便是“敵人”。訓練準備就緒,訓導員放開犬的牽引繩,并發出口令,犬只撒開腿沖向王朝軍,死死咬住護袖。


待訓犬正在進行撲咬訓練,訓導員王朝軍在胳膊上套上綠色的專用護袖,在待訓犬的眼中,這個護袖便是“敵人”。新京報記者 李木易 攝


在記者的采訪中,待訓犬完成了多項訓練科目,王朝軍和同事們像哄小孩兒一般對狗狗們“恩威并施”,盡管是一項項日日重復、不斷鞏固的訓練課,但課堂氣氛相當輕松,那片訓練用的大草坪成了萌犬撒歡兒的游戲場。


當了26年訓導員的王朝軍對待訓犬有著足夠的耐心,他說:“干我們這行,最重要的就是耐心,一遍又一遍地訓練,一次又一次重復口令?!庇行┠贻p的訓導員容易急躁,耐心也不夠,王朝軍總勸年輕人:“你自己不能急躁,手上的動作、嘴里發出的指令都要清晰,你自己沒指揮明白,犬更聽不明白?!?/p>


還原工作現場,緝私犬訓練層層過關


如果說服從性訓練、撲咬訓練是萌犬“考編”課程的初中級階段,那么搜索訓練則是萌犬的專業課。海關總署北京緝私犬基地辦公室主任魏華威介紹,緝私犬的工作現場主要是北京口岸的監管現場,負責查緝出入境毒品、瀕危動植物制品等。因此,在日常的訓練中,緝私犬基地為待訓犬創造了高度還原的工作現場。


海關總署北京緝私犬基地教研室教官李斯陽告訴記者,基地的室內訓練設施模擬的是在口岸旅客進出境的場景,包括還原機場行李轉盤,模擬旅客現場提取行李的場景等?!坝柧毷业拿恳粋€細節看似普通,其實都有專門的用途?!崩钏龟栒f,訓練室鋪設大理石地面,模擬口岸的現場場景,“訓練場地面鋪設大理石看上去有點兒奢侈,但其實是為了讓犬提前適應它工作的環境。光滑的地面或者草坪,對于犬來說都是不同的感受,如果訓練不當,在實際工作中,犬就容易受傷。所以只有讓犬長期在高還原度的場地上訓練,它才能更好地適應工作環境?!?/p>


訓練室內貼墻放置著一長排木質箱子,箱體表面有大大小小不同的孔洞,有的甚至沒有孔洞,這是模擬墻壁訓練場景,是緝私犬初始訓練科目,箱體里放置著一小袋用于訓練犬只嗅覺的毒品。剛開始訓練時,訓導員將毒品放置在大孔洞箱體,隨著訓練的進行,換到小孔洞,最后是沒有孔洞的箱體,訓練難度逐漸提升。


記者采訪時,緝私犬“艾伯特”和“賽文”先后展示了它們高超的搜索技能。訓導員發出指令,“艾伯特”迅速沖向箱體,靠近箱體后用鼻子不斷地嗅聞,很快,它發現了箱體中的異常氣味,隨即坐下示警,隨后訓導員從箱體中找尋出一袋毒品。在搜尋毒品的過程中,“艾伯特”和“賽文”都表現得非?;钴S,當發現毒品后則變得十分乖巧。


 “我們現在使用的犬是安靜型工作犬,與其對應的是興奮型工作犬,后者是采用抓撓咬吠的方式示警?!崩钏龟柛嬖V記者,犬在完成搜索后,讓它壓抑住情緒,以坐下的狀態示警,這個訓練過程并不簡單。但之所以要這樣訓練,一方面是為了保證物證完整,另一方面是保證犬自身的安全。比如在進行毒品搜查時,毒品有可能就藏在外包裝夾層里,如果犬對外包裝進行撕咬,則存在造成誤食毒品的風險,危害工作犬的安危。


同時,為了補償犬壓抑的情緒,訓導員們琢磨出了有效的辦法,這就是玩游戲,讓它們充分體會到樂趣,情緒獲得充分滿足。記者看到,在訓練中,每當“艾伯特”和“賽文”完成搜索任務,訓導員便向其拋擲捆綁得很結實的毛巾,這便是訓導員和犬用來玩拔河游戲的“毛巾卷”。犬將毛巾卷咬在口中,訓導員佯裝使勁兒拔毛巾,當然,無論怎么拔,都是狗狗獲勝,這讓狗狗們更加有“成就感”。


訓導員王朝軍在和緝私犬“賽文”玩拔河游戲。新京報記者 李木易 攝


拔河游戲能夠讓犬盡情釋放情緒,但對于訓導員來說卻是最容易受傷的環節。王朝軍的胳膊上至今還淺淺地留著幾個和犬玩拔河游戲時被咬傷的牙印,對此,他笑笑說:“這都是好些年以前的傷口了,現在我們的經驗越來越豐富,被犬咬傷的時候也少了?!?/p>


挑選精英犬,不放棄“落后犬”


盡管狗狗們深受歡迎,但并不是所有犬種都適合“考編”,工作犬主要以拉布拉多為主。李斯陽解釋說,拉布拉多沒有明顯短板,比較適合在口岸工作,其性格比較溫和、嗅覺靈敏,身高、體能也都比較適中。


緝私犬基地犬只從何而來?魏華威說,基地的犬一部分為自繁自養,工作人員對種犬進行篩選和考核,選擇適合的種犬進行繁育。另一部分從國內和國外采購優秀的種犬進行繁育。此外,基地通過技術手段保留優秀的種犬精子,以進行人工輔助繁育。


那么如何判斷種犬是否優秀呢?首先考量犬的種系、品系是否純正,是否存在近親繁殖、是否有遺傳病等。其次,也是最重要的考量指標,這就是犬的膽量、獵取欲望、占有欲望以及專注度。工作人員對犬進行綜合評定,最后篩選出合格的種犬進行下一步繁育。


魏華威介紹,犬從出生后3個月、6個月、9個月、12個月都有階段性的“考核”,訓導員給每一只小犬打分,評分最高的小犬才能成為待訓犬。這個過程就像嬰兒出生,上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最后才能有參加高考的資格。進入“大學”成為待訓犬后,訓導員根據培訓需求,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培訓,訓導員用更加嚴格的標準進行篩選,只有30%-40%萌犬最后勝出。


在篩選過程中,有的犬天生“學霸”,而有的犬則需要有厚積薄發的機會,因此訓導員會給落選犬第二次、第三次“高考”機會,充分開發犬的潛能。


如果“復讀”好幾次依然不能考上“大學”,或者無法完成“學業”的犬只,以及老年退役犬,基地也會給它們很好的安置,繼續住“單人單間”,良好的醫療保障和科學飼養也都將同步跟進,為狗狗們提供良好的動物福利。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編輯 張牽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