醬酒是糖酒會關注的熱點,“冷卻”“降溫”等關于醬酒的討論此起彼伏。


有參展的醬酒行業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今年糖酒會期間醬酒參展企業有所減少,商家新品相對減少,觀展熱度略有下降,這或許與行業處于存量競爭階段,經銷商加快消化庫存開拓新品積極性不強有關。


undefined

位于成都世紀城國際會議中心的糖酒會1號館,醬酒企業集中。新京報記者 秦勝南 攝


業內人士認為,醬酒降溫更多是指投機性資本退潮,醬香市場并未降溫。在經歷了前期市場洗牌后,醬酒行業已行至中場。更多消費者對醬香酒接受度提升,這給賽道打開了切口,部分品牌酒企仍跨界“染醬”,反映醬酒在新周期下進入平穩發展階段。


投機資本降溫,市場仍受期待

眼下成都的糖酒會期間,來自各地的參展商以及游客聚集在這里。新京報記者觀察發現,今年的糖酒會酒店展熱度回歸正常,部分酒店展館未出現人潮涌動現象,有醬酒企業參展商告訴新京報記者,即便是人流量較多的錦江賓館,展位客流量比去年也少了許多。

酒店展結束后,3月20日春季糖酒會博覽展啟幕,酒類企業集中的世紀城會議中心展館迎來較大客流。1號館主要是醬酒企業,除了幾家區域知名品牌和部分中小醬酒企業,今年參展的酒杯、酒瓶、包裝類供應鏈企業較多。


除醬酒企業,還有不少包材類供應鏈企業參展。新京報記者 秦勝南 攝


一家醬酒參展商說,“從參觀情況看,開幕第一天人流較大,21日人流減少,直到中午人流量也不算多”。

酒業營銷戰略專家黃文恒日前在接受采訪時談到,本屆糖酒會醬香暫時低調,開始進入理性增長周期。

從事醬酒的業內人士張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這可能是因為不少經銷商還在消化庫存,暫時沒有開拓新品牌的計劃。并非是醬酒涼了,所謂熱度下降是涌入醬酒的投機資本降溫,醬酒市場和消費人群在穩步增長,“經歷前期的醬酒行業洗牌,一部分企業被淘汰,留下的則是愿意繼續深耕的品牌,我們仍看好醬酒行業?!?/p>

“醬酒產業仍是我國白酒產業的戰略級機會,未來20年仍具備很好的成長性?!敝袊称钒l酵工業研究院副院長王德良在此次糖酒會期間的醬香大會上說。

香型認知度提升

國內醬酒行業自2018年起逐步升溫并形成投資熱潮,帶動不少醬香品牌進入第二梯隊,也吸引了不少非醬酒企業蜂擁而至,“染醬”失利的案例也有不少。在經歷前期市場洗牌后,醬酒行業行至中期,仍有部分企業開始在這一賽道布局。

今年糖酒會期間,主做濃香型白酒的湖南瀏陽河酒業“染醬”,今年2月推出的“醬香一號”系列產品亮相糖酒會。瀏陽河酒業品牌部羅文杰告訴新京報記者,赤水河醬酒文化與瀏陽河品質生活一脈相承,瀏陽河實施濃醬雙香是為滿足消費者不斷提升的消費需求,“目前消費者對好醬酒的期待越來越高,接受度也越來越高,市場消費人群不斷擴容?!?/p>


談及醬酒行業發展,羅文杰坦言,以前的醬酒發展更多是品類熱,但真正有品牌沉淀和品牌實力的并不多,“急功近利,貼上茅臺鎮就能賣出去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如今進入品牌醬酒階段,更多是要做好品牌、把控好質量?!?/p>


此外,成立僅半年、主營醬香酒的貴州杜康酒業也亮相糖酒會,展位工作人員稱,公司入局醬香賽道“是看到醬酒熱之后,帶動了一大批喝醬酒的人群,那幾年培養了很多醬酒粉絲”。

拓展香型也成為當下酒企的一種戰略布局,比如主做濃香的河套酒業今年糖酒會上首次亮相“河套清香·河之香”系列三款清香型產品。

品牌分化共存

權圖醬酒工作室發布的《2023—2024中國醬酒產業發展報告》顯示,醬酒產業銷售收入由2019年的1350億元增長至2023年的2300億元,利潤從550億元增長至940億元,均接近翻倍。


“當前醬酒產業仍處于品類整體增長和品牌分化共存的發展階段?!敝袊称钒l酵工業研究院副院長王德良在本屆糖酒會醬酒大會上提到,醬酒產業仍然處于中場,仍存在集中度弱、品牌分化快、市場秩序混亂等諸多問題。

新京報記者走訪糖酒會酒店展發現,參展的醬酒企業多為中小規模企業,尤其是小規模企業。不少銷售人員在介紹企業時以和茅臺“沾親帶故”作為營銷噱頭,還有一些參展商將基酒價格做成列表,稱能做出對應名酒的口感,比如53度茅臺迎賓口感的基酒顯示經銷商價格為25元/斤;茅臺王子口感基酒經銷商價格是40元/斤;53度2024年茅臺飛天口感的基酒顯示經銷商價格為290元/斤。

拿茅臺作背書,模仿茅臺的口感,這一現象反映出醬酒行業目前還處于跟隨茅臺、未形成風味差異化的階段。上述醬酒業內人士張先生認為,醬酒的發展將體現在醬香型的細分,就像幾大濃香名酒企五糧液、洋河、瀘州老窖、古井貢酒形成了特有的濃香風格,醬香未來也會在細分領域形成獨特風格。

與此同時,醬酒市場也存在品質參差不齊的亂象。有營銷人員談及醬酒市場亂象時向新京報記者介紹,一些小廠、小作坊企業用低劣的酒體蒙騙消費者,到處采購基酒,酒體不穩定,隨著人們對醬酒品質認知的提升,這些劣質產品沒有了出路,逐漸淡出市場,“有一些商家用大廠釀過丟棄的酒糟,加點食用酒精重新蒸餾做成劣質酒,更有不良商家為降低成本將蒸餾過程都省去,這種違規使用食用酒精制售竄酒的行為也影響行業的發展?!?/p>


上述醬酒業內人士張先生坦言,一些劣質醬酒在下沉市場仍有生存空間,這也意味著這一區域消費者醬酒的認知度仍需進一步提升。

醬酒的品質與品牌成為這一階段競爭的核心?!搬u香酒的2.0時代已經來臨,規?;髽I和有全國性品牌孵化能力的企業,以及對消費者圈層有領袖動員能力的醬香酒品牌和企業才能贏得更大發展?!敝袊茦I獨立評論人肖竹青說。

“醬香型白酒產業正處于一個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加強行業內的溝通與協作,共同應對各種風險和挑戰,推動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敝袊祁惲魍▍f會常務副會長劉員說。

新京報記者 秦勝南

編輯 祝鳳嵐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