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我國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多發,給城市運行帶來新的挑戰和考驗,我國部分省市在海河“23·7”流域性特大洪水中受到明顯影響。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氣象局科技與氣候變化司副司長張興贏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表示,建議把適應氣候變化和減輕極端天氣氣候的影響融入災后恢復重建規劃、建設、運行和管理全過程,提高災后恢復重建工程的氣候韌性。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氣象局科技與氣候變化司副司長張興贏。受訪者供圖


2023年暴雨預警準確率達到歷史最好水平

 

新京報:針對發生的極端天氣情況,公眾希望預報再早一些。我國的早期預警能力是何現狀?

 

張興贏:2023年,暴雨預警準確率93%,強對流預警發布提前時間達43分鐘,達到歷史最好水平,臺風路徑24小時預報誤差61公里。中國氣象局充分發揮氣象防災減災第一道防線作用,2023年共發布預警42萬條,預警短信總計送達41億人次,累計叫應黨政機關負責人次數20萬次,累計叫應行業部門次數38萬次,行業部門聯動5萬次,聯合應急管理部和國家林草局發布高森林火險預警12次,與多部門建立常態化聯動機制,全國公眾氣象服務滿意度已連續6年保持在90分以上。

 

未來,我們仍需要在早期預警系統“四大支柱”上下功夫。第一是災害風險知識和管理,即對危害、脆弱性、生計、社會融入和風險暴露等方面進行深入且立足當地的分析。第二是監測檢測與預報,即將危害相關信息與暴露度和脆弱性數據相結合,以識別風險并支持決策。第三方面是預警信息傳播,即采取迅速有效的行動,建設針對最脆弱社區“最后一公里”的可操作預警系統,并建立反饋機制,解決兒童、殘疾人等群體在理解預警和采取行動方面面臨的知識不對稱等問題。第四是備災與應對,即呼吁當地人和組織機構制訂各自的應對計劃,同時將計劃納入政府管理系統中,考慮氣候變化趨勢和復合風險因素,定期更新計劃。同時,各個部門需充分參與對公眾的培訓和引導,提升對早期預警信息的解讀和響應能力;推動跨部門、跨區域的知識共享、技術轉讓和能力建設,建立全面覆蓋的預警系統,提高整個社會的抗災能力。

 

新京報:極端天氣對城市運行、公眾安全有顯著影響,天氣的預報預警可否再精細?

 

張興贏:為公眾提供更加精細的預報預警,就需要在預報層面制作更加準確的預報產品,在科研和業務上要共同發力,加強觀測,加強極端天氣形成機理研究,加強AI和大數據等新技術在極端天氣預報技術上研發應用,提高預報精準水平。在預警層面,要提高預警發布的精細化水平,將預警信息與可能影響到的人員、區域、行業等因素更好地結合起來,增強靶向預警,采用最適宜的發布渠道進行更廣泛的覆蓋,用最適宜的手段進行更精細的送達,實現更加高效的應急聯動,從而讓預警發揮更大的減災效能。

 

進一步加密地形復雜地區極端天氣氣候監測網絡建設

 

新京報:海河“23·7”流域性特大洪水后,受影響城市開啟災后重建工作。借鑒應對此次洪水的經驗教訓,你認為重建中的難點和重點是什么?

 

張興贏:在災后重建過程中,我建議把適應氣候變化和減輕極端天氣氣候的影響融入災后恢復重建規劃、建設、運行和管理全過程,科學、客觀將未來氣候變化背景下的極端天氣氣候發生頻率和強度與災后恢復重建規劃建設標準結合起來,從適應角度減輕未來類似“23·7”流域性特大洪水帶來的危害,提高災后恢復重建工程的氣候韌性。

 

首先,我建議進一步加密地形復雜地區極端天氣氣候監測網絡建設,加強三維立體綜合觀測,強化極端天氣氣候事件預報預警,建設基于風險和影響的氣象災害預報預警系統,提升復雜山區暴雨、山洪地質災害預報預警準確率、精細度和提前量。

 

其次,建議災后恢復重建重點建設項目應當統籌考慮氣候的適宜性、影響性、風險性,開展氣象災害風險評估。災后恢復重建涉及的大型基礎設施的規劃、選址、設計、建設和運行,需充分考慮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出現概率和風險,確保足夠的適應彈性,注重增強災后重建工程適應氣候變化能力。

 

第三方面,我建議在災后恢復重建規劃和建設中注重未來氣候變化影響和氣候變化風險,提高防洪排澇標準。災后恢復重建規劃不僅滿足于當前的和歷史上曾發生的災害的防災減災,還要著眼于未來長遠氣候變化背景下的災害強度和承受能力、應對能力,對未來氣候變化導致的極端降雨情況有所考慮,對未來氣候變化風險提前有所應對。

 

新京報:北京的房山區和門頭溝區在海河“23·7”流域性特大洪水受到明顯影響,在災后重建階段你有何針對性的建議?

 

張興贏:首先,我認為應該加強氣候可行性論證,及時修訂城市暴雨強度公式和城市防洪排澇有關規劃,提升城市防澇能力。推動將氣候可行性論證納入特大城市規劃設計和管理體系,制訂涉及城市安全的重大規劃、重點工程氣候可行性論證強制性評估目錄。

 

同時,加強部門間信息充分共享,包括城市內澇災害、雨水管渠設計、地下管網數據和內澇防治有關信息。推動城市氣象預報預警信息接入城市安全運行管理指揮系統,構建協同綜合監測網絡,完備預案協同應用體系,提高氣象預報預警信息的應用效率。

 

此外,通過完整精細的災害復盤,全面厘清此次極端災害性暴雨發生發展的邏輯鏈條和災害影響的傳導網絡,梳理險工險段、危險點位等關鍵隱患,開展針對性的工程設防規劃。構建覆蓋全市的災害仿真模擬,以2012年“7·21”、2016年“7·20”和此次災害為參照基準,開展不同降雨強度、持續時間等條件下的特大山洪、流域性洪水等極端災害情景仿真推演,結合第一次全國自然災害風險普查成果,以極限思維進一步摸清全市風險底數,并精準設計災害應對預案與防治規劃。

 

應對氣候變化行動迫在眉睫

 

新京報:你多年從事氣候變化領域,連任委員期間提出了不少應對氣候變化的提案。請問你對目前應對氣候變化的現狀有何感受,我們是否已經足夠重視?“應對氣候變化”的緊迫性體現在哪里?

 

張興贏:我國高度重視應對氣候變化工作,實施應對氣候變化國家戰略,構建完成了碳達峰碳中和“1+N”政策體系,推動產業、能源、交通運輸結構調整。2023年,全國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突破14億千瓦,在全國發電總裝機中的比重超過50%,歷史性超過火電裝機。多年來,我國持續推動大規模國土綠化和森林質量提升行動,森林碳匯量不斷增加。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占全球比重超過60%、連續9年位居世界第一位。

 

同時,我國積極建設性參與應對氣候變化全球治理,推進多邊進程落實巴黎協定,與美國共同發表《關于加強合作應對氣候危機的陽光之鄉聲明》,體現大國擔當。積極響應聯合國全民早期預警行動計劃,深入開展氣候變化早期預警研究,多措并舉推動構建公平合理、合作共贏的全球氣候治理體系?!?/p>

 

IPCC第六次評估報告指出,人為造成的氣候變化正給自然界造成危險而廣泛的損害,全球大約有33億至36億人生活在氣候變化高脆弱環境中。未來多種氣候變化風險將進一步加劇,跨行業、跨區域的復合型氣候變化風險將增多且更加難以管理。例如,在2℃溫升水平下,所評估的陸地生態系統物種中有3%-18%將有可能面臨很高的滅絕風險,直接洪水損失將高出數倍。因此,面對日益加劇的氣候風險,應對氣候變化行動迫在眉睫。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王景曦

編輯 劉茜賢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