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先生工作期間被診斷為抑郁狀態,向公司請了病假并休息長達17個月。休假期間,公司為其發放的基本工資、過節費、津貼、年底雙薪合計金額近40萬元。但2022年3月,公司發現,S先生病假期間瞞著公司考取了某高校心理學專業碩士研究生并順利就讀,雙方就此發生分歧,對簿公堂。

近日,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此案,判決公司解除與S先生的勞動合同合法,并要求S先生將高于正常病假工資標準的36萬元返還給公司。S先生上訴后,經中級人民法院主持調解,雙方達成和解,S先生最終返還近20萬元。

老員工抑郁請病假,單位體恤發高薪

S先生是一名具有電氣技術專業背景的大學本科畢業生,畢業后進入某科技公司擔任采購工程師。工作10年后,科技公司與S先生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2020年是S先生在科技公司工作的第16個年頭。

2020年8月,S先生被診斷為:抑郁狀態、焦慮狀態、失眠。自此,S先生連續向科技公司提交診斷證明,請休病假,休病假時間一直延續到了2022年1月,休假時間達17個月。之后,S先生回科技公司繼續上班。

科技公司表示,之所以批準S先生長期休病假,是因為公司認為根據S先生的工齡和司齡,S先生最多可享受18個月的醫療期,故對S先生休病假一直秉承比較寬容、體恤的態度,在工資、福利待遇方面也沒有對S先生予以明顯區別對待。在S先生休病假期間,公司向S先生發放的基本工資、過節費、津貼、年底雙薪合計金額有近40萬元;其中,僅基本工資一項,月均發放金額達2萬余元。

員工病假期間跨專業考研,學習心理學

2022年3月,科技公司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得知,S先生在休病假期間考取了北京某著名高校的應用心理專業碩士(MAP),并在該校持續就讀。發現此事后,公司的工會主席和人事經理專門找S先生談話,告知S先生其休病假期間隱瞞公司就讀碩士研究生的行為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并要求S先生對此進行解釋、說明。S先生則表示,對此不發表任何意見。

無奈之下,科技公司對S先生的考研、就讀情況進行了詳細調查。經調查發現:S先生在2020年10月報名北京某著名高校的應用心理專業碩士(MAP)考試,并于2020年12月參加2021年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此后,S先生以近420分的筆試成績進入面試,并于2021年3月通過了復試被錄取。2021年9月至2022年1月期間,S先生連續在北京某著名高校學習應用心理專業碩士(MAP)的課程。

另外,科技公司審查S先生在休病假期間向公司提交的診斷證明后發現,S先生在就診過程中多次向醫生自述不能堅持工作,他在考試前夕的診斷證明中所載病情為:“煩躁較前好轉,能夠看電視,半夜醒,醒后難以入眠,丙戊酸鈉緩釋片未規律服用?!鼻襍先生在高校連續學習期間還存在自行增加藥物或者停藥、拒絕相關化驗檢查等未按醫囑進行治療的行為。

公司以員工違反制度且違背誠信為由將其辭退

為了解S先生參加研究生考試、入學持續就讀的行為與其申請休病假的目的是否相符,科技公司進行了進一步的查詢、咨詢。

科技公司通過檢索既往的一些抑郁癥患者病案發現,“醫生一般是鼓勵抑郁癥病人上班的?!绷硗?,科技公司通過咨詢S先生就讀高校的老師得知,研究生備考對于考生的身體和心理要求比較高,而且該校的應用心理專業碩士(MAP)錄取率不足10%,對不具備心理學專業背景、且患有對生活和工作有重大影響的抑郁癥患者而言,研究生備考會給患者的身體和心理造成巨大負擔。老師還表示,上學不是治療疾病的方式,患者應前往醫院進行正規治療,上學只會進一步給患者帶來壓力。該高校沒有通過學習心理學進行抑郁癥治療的先例,只有學生因患抑郁癥而無法繼續學習的案例。

通過上述查詢、咨詢,科技公司認為S先生能夠進行高強度的備考、學習,但請病假、不進行強度不高的日常工作的做法欠缺合理性,S先生請病假的目的并非為了治療和休養,即S先生休病假期間的行為與其請假事由和目的并不相符。另外,S先生事前向科技公司隱瞞相應情況、事后拒不對此進行解釋說明的行為,也足以說明S先生具有明顯的主觀故意。

最終,科技公司認為,S先生的行為既嚴重違反了公司規章制度,也嚴重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以及勞動者的職業道德和勞動紀律。

2022年3月,科技公司在征得工會同意后,向S先生送達了《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以S先生“在病假期間準備、參加研究生考試并在北京某著名高校的應用心理專業碩士(MAP)專業持續就讀,該不誠信行為已經嚴重違反了公司的規章制度及作為勞動者應遵守和履行的誠實信用義務”為由,與S先生解除了勞動合同。

此后,S先生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認為公司與其解除勞動合同的行為違法,并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同時,公司也對S先生申請了勞動仲裁,要求S先生退還休病假期間發放的基本工資、過節費、津貼和年底雙薪。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經過審理后作出裁決,對S先生和公司各自提出的相應仲裁請求,均未支持。S先生和公司均不服上述裁決,訴至法院。

法院判決員工被開除合法,無補償且需退高薪

在法院審理本案的過程中,S先生提出“經過醫生建議及本人各方咨詢,認為學習心理學對本人的病情治療有好處,故抱著試試看的態度選擇考取心理學研究生,并未過于追求考取研究生的結果,本人病假期間一直按醫囑正常服藥治療”“本人學習能力異于常人”等說法。

科技公司則認為,S先生屬于跨專業備考,他在能夠進行高強度備考和學習的情況下卻無法進行日常工作,明顯缺乏合理性。S先生作為公司員工,病休期間應當接受公司管理,從事與病休相關的活動,病休之外的考研行為應當向公司披露,并征得公司的同意。S先生的不誠信行為已經對公司的工作秩序和經營管理造成惡劣影響。

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勞動者應當遵守勞動紀律和職業道德。上述規定是對勞動者的基本要求。如勞動者存在嚴重違反勞動紀律或職業道德的行為,用人單位有權據此與勞動者解除勞動合同。

本案中,S先生在被醫院診斷患有抑郁癥后的病休期間,科技公司有義務為S先生提供相應的便利和保障,但S先生也應遵醫囑并以恢復身體健康為目的安排自己在病假期間的行為,同時需接受科技公司的合理監督、管理。根據已查明的事實,科技公司批準了S先生的病假申請,并在病假期間向S先生發放了高額的工資、補貼、獎金等款項。然而,S先生卻在病假期間跨專業考研,并以優異成績被錄取后持續就讀。同時,S先生的病歷材料顯示他有拒絕相關化驗檢查等未按醫囑治療的行為。

據此,科技公司對S先生的身體狀況是否達到不能正常工作的程度,以及S先生請休病假的目的和誠信度提出質疑,并無不當,S先生有義務對此作出合理解釋。然而,S先生不但向公司隱瞞了相應情況,而且在公司詢問時拒絕回應,故相應不利后果應由S先生承擔。上述情況下,科技公司認定S先生的相應行為嚴重違反勞動紀律和誠實信用原則,并據此與S先生解除勞動合同的行為,并無不當,符合法律規定。S先生關于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另外,參照《北京市工資支付規定》第二十一條的規定,勞動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負傷的,在病休期間,用人單位應當根據勞動合同或集體合同的約定支付病假工資。用人單位支付病假工資不得低于本市最低工資標準的80%。

本案中,科技公司是基于對S先生正當、合理休病假的認識,出于對S先生的合法權益的保障及對患病員工的體恤,才按照遠高于正常病假工資的標準向S先生支付的高額工資、補貼、獎金等款項,S先生在不能證明其休病假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也不能就其行為作出合理解釋的情況下,獲得上述高額款項,對科技公司顯失公平。

據此,法院判決S先生將高于正常病假工資標準的已付基本工資、過節費、津貼、年底雙薪等款項返還給科技公司,返還金額36萬余元。S先生不服上述判決,上訴至中級人民法院。后經中級人民法院主持調解,S先生與科技公司自愿達成調解協議,確認S先生向科技公司返還基本工資、過節費、津貼、年底雙薪等款項近20萬元。

新京報記者 張靜姝 通訊員 李卉 毛希彤
編輯 彭沖 校對 楊許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