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春交替,乍暖還寒,過敏原增多;節日期間生活作息、飲食規律被打亂;節后工作壓力增加、情緒波動較大……這些都會導致銀屑病患者的病情復發或加重。銀屑病也被老百姓稱為“牛皮癬”,是醫學上的“老大難”問題。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皮膚科張建中教授日前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全球創新藥相繼涌現,從外用藥到生物制劑、口服小分子靶向藥,“外不治癬”的歷史已經改變,銀屑病進入“精準治療時代”。


半數以上銀屑病患者病情較重


銀屑病不是簡單的皮膚病,而是一種影響全身的、免疫介導的系統性、炎癥性疾病。張建中教授介紹,我國銀屑病患者達650萬-700萬,大部分是尋常型銀屑病,且一半以上病情較重,僅靠外用藥膏無法解決問題。此外,還有一些特殊類型的銀屑病如急性泛發性膿皰型銀屑病、紅皮病型銀屑病、關節型銀屑病等更為嚴重。


“銀屑病對生活質量影響很大,不僅有皮疹瘙癢、疼痛,治療不及時可能導致殘疾,一些特殊類型的銀屑病,如泛發性膿皰型銀屑病甚至可危及生命?!睆埥ㄖ薪淌谥赋?,銀屑病患者中,10%-20%的患者往往會伴發其他疾病,最常見的是關節炎,而且是損毀性關節炎,可以造成畸形、失去勞動力。


從發病年齡來看,銀屑病可以在任何年齡段發病,約2/3的患者在40歲以前發病,1/3的患者在40歲以后發病。


在治療方面,張建中強調階梯治療,“小病小治、中病中治、大病大治”。臨床上,銀屑病的治療手段包括外用藥物治療、物理治療、系統治療(包括傳統口服藥、生物制劑、小分子靶向藥等)。當銀屑病嚴重影響患者生活質量時,就需要及時啟動系統治療,根據患者病情、用藥習慣、用藥反應等,選擇適當的藥物。


銀屑病治療進入“精準時代”


隨著生物制劑、小分子口服靶向藥等創新藥的涌現,銀屑病治療進入“精準時代”。在藥物開發上,張建中教授介紹,作為免疫介導的炎癥性皮膚病,銀屑病會導致患者體內很多免疫細胞被激活,這些細胞分泌許多種細胞因子,導致炎癥發生。目前比較清楚的是白介素17(IL-17)和白介素23(IL-23),很多治療銀屑病的靶向藥物研發都是圍繞這兩個靶點。此外,還有第三條通道,即腫瘤壞死因子-α通路。


張建中教授介紹,靶向治療中,生物制劑為注射給藥,進入體內后阻斷相應的細胞因子通路。還有一類是小分子靶向藥如TYK2(酪氨酸激酶2)變構抑制劑等,為口服給藥,可以阻斷多條炎癥通路,一對三、一對五精準發揮作用。


“生物制劑上市后,解決一部分問題,也發現一些新問題,如繼發性失效,還有的患者不愿意打針。小分子口服靶向藥的出現將提供更多選擇?!睂τ跁炨?、暈血,或生物制劑治療后出現繼發性失效的患者,可以提供新的選擇。


“有了這么多好藥,銀屑病從一個不可治愈的疾病,變成可以‘臨床治愈’的疾病,這就是醫學科學進步給銀屑病治療帶來的翻天覆地的變化?!睆埥ㄖ薪淌谡f道。


新京報記者 王卡拉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