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18日,是龍年春節后員工們返崗的第一天。不過,就在這一天卻傳出了“壞消息”。


作為造車新勢力之一的高合汽車被曝將停工停產6個月,同時,3月起高合汽車員工將只能領到本市最低工資。對此,多位高合汽車內部人士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確有停工停產一事,部分員工已居家辦公。


近日,記者實地探訪多家高合門店,發現大多數門店已經關閉或撤離,3月起北京或僅剩一家體驗中心。不過,截至記者發稿時,高合汽車方面尚未給出正面回應。


在連續遭遇供應商討債、網傳資金鏈斷裂、大規模撤店、員工降薪與裁員等問題后,高合汽車撐不住了。這家定位高端豪華的造車新勢力品牌,正面臨創立以來的最大危機。


2024年高合內部問題接連曝光,涉及欠款、裁員、店面大幅裁撤收縮等


高合汽車內部人士表示,他們的1月工資將于2月底發布,2月工資將發放70%,但3月僅向員工發放本市最低工資。在被曝停工停產與工資降至最低標準之前,企業已經爆發多輪輿情?!澳壳皝砜创蠹蚁群箅x職,恐怕是很難拿到賠償了?!痹搩炔咳耸勘硎?。


“我們現在拿著工牌都進不去總部園區,保安說有些員工已經不能刷卡入園,只能打電話讓領導來接?!币晃挥媱澰?月20日辦理離職手續的高合汽車員工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


近日,貝殼財經記者自成都那里廣場與廣州高德置地廣場多家商戶處了解到,高合汽車在兩地的店鋪均已撤出。同時,受訪對象還表示,兩個商場的運營方均張貼了公告。


兩份公告指出,高合汽車的門店在未按租賃合同條款履行義務、租賃合同尚未到期、未依約提前告知商場且雙方未協商一致的情況下,單方面關停門店。商場有可能采取向相關行政部門反映、向法院起訴等手段維護權益。


多家高合門店關閉,北京僅剩一家體驗中心


停產停工事件爆發后,貝殼財經記者走訪了包括五棵松華熙LIVE、世紀金源和藍色港灣在內的多家北京高合體驗中心,但僅有藍色港灣店仍在營業,五棵松華熙LIVE店已改換門庭、世紀金源則是貼出了設備調試的聲明。藍色港灣高合體驗店銷售專員表示,北京或將僅剩藍色港灣一家門店維持運營,但位于五方橋的售后中心仍在運轉。


undefined

北京市海淀區五棵松華熙LIVE附近的高合汽車體驗店已撤走 攝/貝殼財經記者 白昊天


曾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五棵松華熙LIVE核心區的高合體驗店,一度是華熙LIVE下沉廣場最炫酷的體驗店之一。但如今店面已在年前撤離,具體原因不詳,新門店名為“好運龍龍體驗館”。在五棵松華熙LIVE附近,有大量汽車品牌的體驗店,如蔚來、阿維塔、騰勢等,華為智選也在此進行了布局。


高合汽車世紀金源店已關停多日 攝/貝殼財經記者 白昊天


在世紀金源,一位理想汽車的銷售專員告訴貝殼財經記者,高合汽車的一線銷售人員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發工資了。目前,這家門店相關工作人員均已在春節前撤離,與商場的合同也是到期不再續約。


該門店目前各個入口均已鎖住,店內仍有宣傳牌和車輛。在門簾處,“設備調試,造成不便,敬請諒解”被張貼出來?!暗仔揭粋€月9500元,月銷個位數,就是高合之前的狀態?,F在就是發不出工資來了?!鄙鲜鋈耸空f。


高合汽車藍色港灣店仍在營業 攝/貝殼財經記者 白昊天


貝殼財經記者后續前往朝陽區藍色港灣高合體驗店。該門店目前仍在經營,對于高合是否仍在持續運營,店內銷售人員說:“我們就是一切正常?!钡撲N售人員的工作朋友圈自2月起便再無更新。


此外,另一位藍色港灣高合店的工作人員稱,目前情況確實不算樂觀,大家在陸續離職。不過他也表示,高合的售后點仍然會持續經營?!澳壳拔覀冃萝嚾匀粵]有價格優惠,試駕車有一定優惠,建議看一看市場上的二手車,價格下滑得可能比較厲害?!痹摴ぷ魅藛T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靜安區大融城的高合汽車體驗店仍在開業。貝殼財經記者致電該體驗店后了解到,該門店為經銷商門店,整體運營仍較為順暢。但對于品牌未來的發展受訪者都表示不太樂觀。


其他品牌紛紛入駐商圈,高合汽車卻在不斷爆發輿情,裁撤門店。對此,高合汽車方面稱其正在優化渠道布局。


對于核心的資金鏈問題、員工待遇問題與供應商欠款問題,企業均沒有給出正面回應。


此外,有媒體報道稱,與高合汽車合作的一家第三方勞務公司也于2月19日遣散了派遣至位于江蘇鹽城的高合汽車工廠一百多名外包員工。


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高合汽車目前確實面臨困境,在售車輛均為庫存車輛,而且庫存車可能都沒有清空,因此工廠再繼續生產車意義相當有限。從企業降本的角度看,與派遣到工廠的外包員工根據法律規定完成解約也在情理之中。


銷量不佳、融資不力,高合汽車何去何從?


當前,汽車企業較難在資本市場上融到資金。


本計劃在2023年擇機上市、新能源汽車月銷數萬輛的廣汽埃安已停下了IPO步伐,小鵬、零跑等造車新勢力紛紛投入了國際車企的懷抱。


同時,2023年愛馳、天際、威馬等新勢力企業都因為資金難以為繼被迫出局。


作為一家成立多年,融資信息卻極少的企業,高合汽車(母公司華人運通)經常將自己有中東資本方面的合作掛在宣傳中。


但是迄今為止,尚未有官方對于相關合作的具體金額做出解釋。此前,高合汽車官方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沙特的投資是一個一攬子協議,從2024年實施要延伸到2030年(沙特王國 “2030年愿景規劃” 的重要實施年),除了對華人運通的股權投資,還包括雙方在沙特境內建廠、智捷交通/智慧城市、供應鏈生態圈的打造。合作項目通過了一系列的關鍵節點,正在有序推進中。


高合品牌新車售價 制圖/白昊天


公開資料顯示,高合汽車銷量并不樂觀。根據乘聯會和易車銷量榜數據顯示,在2023年9月-2024年1月,高合汽車銷量分別為1735輛、1834輛、696輛、564輛、232輛。自首款產品于2020年9月底上市以來,高合汽車2020年銷量未知,其2021年-2023年的年銷量分別為4237輛、4520輛、8681輛。


目前,高合品牌產品售價區間為33.9萬-80萬元。若將產品平均售價定為50萬-70萬元區間,年銷量定位為5000輛,品牌的年營業收入可達25億-35億元。以蔚來、小鵬兩家造車新勢力為例,他們的營收均超百億元,但目前仍在持續虧損?,F有信息無法確定高合的成本有多少,但對比其他新勢力品牌,其持續虧損的情況或并非空穴來風。


品牌銷量持續下滑、工廠停工、員工工資降到最低,高合汽車到底有沒有資金維持發展已經被打上了問號。


汽車分析師凌然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全球汽車市場競爭加劇,豪華品牌和超豪華品牌都在面臨困境。隨著比亞迪等自主品牌意在通過豪華車實現品牌向上,寶馬、奔馳、奧迪等合資品牌的豪華車價格開始下行,高合汽車定位的“小而美”的豪華模式在目前市場上頗具挑戰性。


凌然認為,雖然高合汽車方面釋放了很多背書與信心,但只有真金白銀的到賬支持才能讓企業持續運轉。目前,高合汽車釋放的信息還不足以證明其資金鏈的穩固。而不斷出現的問題更讓品牌未來的發展充滿迷霧。


undefined

高合Hiphi Z 圖/企業官網


同時凌然提到,對于高合汽車來說,做好豪華高端的調性、選擇更好的控股方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在全球汽車市場,很多豪華與超豪華品牌都不是一路獨行,蘭博基尼隸屬大眾汽車集團,阿爾法·羅密歐與法拉利有菲亞特的支持。


他認為,一個企業經營的核心是盈利,但高合汽車目前既沒有龐大的銷量規模,也沒有外部融資,更曝出欠款停工等問題,似乎已經沒有更多資金去支撐其可持續的運營。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白昊天

編輯 陳莉 徐超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