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連續三年虧損的舒泰神,扭虧路上又遇糟心事。2月19日,舒泰神發布公告,因信息披露行為違法違規,公司實控人馮宇霞、周志文收到北京證監局出具的警示函。


涉信息披露違法


根據警示函,自2020年11月5日至2021年2月26日期間,因昭衍新藥H股上市被動稀釋和主動減持,馮宇霞、周志文持有的昭衍新藥股份的比例累計減少8.16%。作為北京昭衍新藥研究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實控人及一致行動人,馮宇霞、周志文在持股比例減少達到5%時未停止買賣公司股票并及時編制、披露權益變動報告書,直至2022年5月27日,累計變動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9.16%時才予以披露。北京證監局表示,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相關規定,對馮宇霞、周志文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這不是舒泰神首次出現違法行為,此前公司曾涉虛開增值稅發票。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第二稽查局公布的《稅務處理決定書》顯示,舒泰神在2016年、2017年、2018年實際取得已證實虛開增值稅普通發票共902張,價稅合計7962.71萬元。此外,舒泰神在2016年取得47張發票,發票金額為157.56萬元,經證實開票單位與公司無業務往來,也未給公司開具過發票;同樣是在2016年,舒泰神取得的5張合計金額為12.83萬元的發票,經證實被協查企業亦與公司無業務往來,也未給公司開具過發票等。


根據處理決定書,舒泰神被追繳企業所得稅,2016年-2018年合計應補繳企業所得稅1191.38萬元,補繳檢查期間房產稅30322.32元。


已連續三年虧損


連年虧損的業績,是舒泰神繞不過去的話題。


今年2月發布的2023年業績預告顯示,舒泰神報告期內營利雙降,預計實現營收3.28億元-4.01億元,同比下降27.02%-40.29%,預計虧損3.44億元-4.21億元。這就意味著,從2020年開始,舒泰神已經連續三年虧損,對應的虧損額分別為1.33億元、1.37億元、1.97億元,虧損額逐年擴大。對于導致虧損的原因,舒泰神的說法也基本相同,即主營業務因外部環境及行業政策等因素影響,收入有所下降,多個在研項目所對應的多項適應癥在持續推進臨床試驗,也使公司的研發投入維持在較高水平。


舒泰神以自主知識產權創新藥物,特別是生物藥物的研發、生產和營銷為主要業務,已上市產品包括創新生物藥、特色化學藥,涉及神經系統、腸道系統等眾多治療領域。作為舒泰神核心產品之一,注射用鼠神經生長因子蘇肽生是我國注射用鼠神經生長因子領域第一個國藥準字號產品,但該產品被列入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后,又被調整出2019版國家醫保目錄,營收也隨之下滑。雖然該藥隨后被調出第二批國家重點監控用藥目錄,其銷售還是受到明顯影響。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舒泰神另一核心產品舒泰清當年的銷售也受到影響。據2022年年報,兩款產品營收收入達5.39億元,占公司營收比重超過97%,但蘇肽生報告期內銷售收入同比下降3.73%,舒泰清銷售收入同比下降8.47%。


研發投入是影響舒泰神業績的另一因素。到2022年底,舒泰神研發管線主要包括蛋白類藥物(含治療性單克隆抗體藥物)、基因治療/細胞治療藥物、化學藥物三大藥物類別,治療領域聚焦在感染性疾病、自身免疫系統疾病和神經系統疾病治療藥物等領域,多個Ⅰ類創新生物藥的多項適應癥在臨床試驗階段持續推進,公司同時期的研發費用為3.63億元。


新京報記者 張秀蘭

校對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