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2月19日,德國央行德意志聯邦銀行發布報告稱,至2024年第一季度末,該國經濟可能出現技術性衰退,即該國國內生產總值(GDP)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萎縮。

 

不久前,德國名義GDP反超日本,時隔十幾年重返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位置。但德國商界人士和經濟學家對此卻高興不起來。經濟學家分析稱,德國面臨高能源價格、供應鏈緊張、國內國際需求疲軟等短期問題,以及投資不足、勞動力短缺、基礎設施不足等長期結構性問題。

 

德國GDP可能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負增長

 

德意志聯邦銀行發布月度報告稱,到2024年第一季度末,德國經濟可能出現技術性衰退。一個國家或地區的GDP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負增長,被視為技術性衰退。

 

該報告稱,德國自俄烏沖突爆發以來遭遇的經濟疲軟可能將會持續。由于新冠疫情帶來的長期影響和高企的生活成本,德國國內消費者可能會繼續謹慎消費。

 

德意志聯邦銀行還警告稱,對德國至關重要的出口市場也可能面臨壓力,國際市場對德國制造商品的需求似乎正在大幅下降。

 

德意志聯邦銀行表示,2023年第四季度,德國GDP同比下降了0.3%。德國聯邦統計局此前公布的初步統計數據顯示,2023年全年,德國GDP比上年同樣下滑了0.3%。

 

不過,該行強調,德國經濟的衰退可能不會持續太久,“在經濟表現上,目前還沒有觀察到且預期也不會出現大規模、持久的萎縮?!?/p>

 

近日,德國伊福經濟研究所(IFO)發布的1月德國商業景氣指數比上個月下滑1.1個百分點。商業景氣指數基于對約9000家德國公司意見調查,用于評估德國公司對該國商業環境的看法。


當地時間2023年12月14日,顧客在德國一家超市內選購水果。圖/IC photo

 

據外媒報道,德國伊福經濟研究所所長克萊門斯·富斯特表示,德國消費者仍然感到不安,第一季度的商業數據看起來“極其糟糕”。他建議德國執政聯盟與反對黨基民盟/基社盟接觸,以就公共投資刺激措施達成共識。

 

德國經濟研究所(DIW)所長弗拉茨舍爾也表示,政治領導人有責任增加公共投資以拉動經濟,特別是在基礎設施、數字化和教育領域。

 

罷工持續被認為沖擊德國經濟

 

德意志聯邦銀行在報告中把近期該國反復出現的罷工列為可能導致經濟衰退的因素之一,尤其是考慮到罷工及其對公共交通和機場等基礎設施的影響。

 

當地時間2月19日,德國Ver.di工會宣布,歐洲最大航空公司德國漢莎航空的地勤人員將在七個機場罷工一天。預計法蘭克福、慕尼黑、柏林、杜塞爾多夫、漢堡、科隆-波恩和斯圖加特的機場將受罷工影響。


當地時間2024年2月20日,德國柏林,德國漢莎航空公司地勤人員在罷工期間舉行抗議活動。圖/IC photo

 

本月早些時候,德國另一場類似罷工持續了27小時,影響了五個機場,數百個航班被迫取消。Ver.di工會正在為約25000名機場員工(包括值機、飛機處理、維護和貨運人員)爭取12.5%的加薪。但截至目前,勞資雙方的談判未能達成協議。

 

此外,德國火車司機在1月底進行了近一周的罷工。工會要求將火車司機的工作時長從每周38小時減少到35小時,且不得減薪,但遭到火車運營商的拒絕,便組織罷工。

 

據德國分析人士估計,1月底的火車司機罷工導致的經濟損失達10億歐元?;疖囘\營商警告旅客,罷工期間盡量避免乘坐火車出行。分析人士稱,受影響的不只客運列車,許多貨運列車也受到影響,包括向煉油廠、能源企業運貨的列車,進一步加劇能源緊張情況。

 

德國交通部長沃爾克·維辛形容這次火車司機罷工為“破壞性的”,他說,受紅海航運路線不安全情況影響,德國供應鏈已經承受巨大壓力,罷工進一步加劇了供應鏈緊張。

 

經濟低迷拖累執政聯盟支持率

 

據央視新聞2月15日援引日本電視臺消息,日本的名義GDP從世界第三位下降到世界第四位,被德國反超。

 

德國上一次位居世界第三大經濟體還是在2007年。十多年后,德國重返這一位置。然而,德國的商界人士和經濟學家對此卻很難感到高興。

 

德國商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約爾格·克雷默2月份對媒體表示,根據該行的預測,2024年,德國經濟整體還將萎縮0.3%?!埃ǖ聡┢髽I簡直有太多事情要消化——全球加息、高能源價格以及德國商業地位的下降等?!笨死啄忉屨f。

 

荷蘭合作銀行的經濟學家范·哈恩指出,幾十年來,俄羅斯的廉價能源、強勁的國際需求和激增的全球貿易支撐了德國經濟增長。但現在,這些因素都發生改變。

 

拋開短期因素不談,德國媒體指出,德國經濟還面臨勞動力短缺和基礎設施不足等長期結構性問題。據報道,德國正面臨嚴重的勞動力短缺,特別是在高增長領域的熟練勞動力。官方估計表明,到2035年,嚴重老齡化的德國社會將缺少700萬熟練工人。


當地時間2024年1月29日,德國一家餐廳里,自動服務機器人正在工作,以幫助解決餐飲業勞動力短缺的問題。圖/IC photo

 

同時,德國媒體稱,官僚主義和缺乏投資是德國經濟的兩大慢性問題,這些問題正在拖慢德國的能源轉型和數字化轉型。

 

受經濟低迷的影響,目前,德國選民對執政聯盟的滿意度很低。民調顯示,反對派基民盟/基社盟目前支持率處在領先位置,極右翼政黨德國選擇黨(AfD)排名第二。執政聯盟的社民黨、綠黨和自民黨落后于上述兩個政黨。

 

此外,經濟學家擔心,在純粹的經濟層面之外,國內外政治可能也是影響德國經濟的風險因素。德國貝倫貝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霍爾格·施米丁表示,今年美國大選也可能使情況變得更加困難。

 

他表示,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重新掌權,可能對德國產生重大負面影響。他擔心特朗普若當選總統,美國對歐洲的貿易戰可能再次上演?!斑@取決于(美國的)選舉結果?!笔┟锥≌f。

 

新京報記者 陳奕凱

編輯 張磊 校對 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