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泰神2023年業績預告顯示,報告期內預計虧損超3億元。稍早前,舒泰神還終止了此前募資事項和一款在研新藥臨床試驗及后續研發,涉及資金超過5億元。已經連續三年虧損的舒泰神,在業績承壓的情況下,扭虧還有沒有希望?


連續三年虧損


2023年業績預告顯示,舒泰神在報告期內營利雙降,預計實現營收3.28億元-4.01億元,同比下降27.02%-40.29%,預計虧損3.44億元-4.21億元。


對于業績的變動,舒泰神表示,報告期內,公司主營業務因外部環境及行業政策等因素影響,收入有所下降,多個在研項目所對應的多項適應癥在持續推進臨床試驗,也使公司的研發投入維持在較高水平。


這不是舒泰神的首次虧損。從2020年開始,公司已經連續三年虧損,對應的虧損額分別為1.33億元、1.37億元、1.97億元,虧損額逐年擴大。導致虧損的原因也頗為相似。


作為舒泰神核心產品之一,注射用鼠神經生長因子蘇肽生是我國注射用鼠神經生長因子領域第一個國藥準字號產品,但該產品被列入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后,又被調整出2019版國家醫保目錄,其營收也隨之開始下滑。雖然該藥隨后被調出第二批國家重點監控用藥目錄,其銷售還是受到明顯影響。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舒泰神另一核心產品舒泰清當年的銷售也受到影響。據2022年年報,兩款產品營收收入達5.39億元,占公司營收比重超過97%,但蘇肽生報告期內銷售收入同比下降3.73%,舒泰清銷售收入同比下降8.47%。


高企的研發投入是影響舒泰神業績的另一因素。到2022年底,舒泰神研發管線主要包括蛋白類藥物(含治療性單克隆抗體藥物)、基因治療/細胞治療藥物、化學藥物三大藥物類別,治療領域聚焦在感染性疾病、自身免疫系統疾病和神經系統疾病治療藥物等領域,多個I類創新生物藥的多項適應癥在臨床試驗階段持續推進,公司同時期的研發費用為3.63億元。


在研項目頻頻終止


在研發費用影響業績的同時,舒泰神近期還終止了部分在研創新藥項目。


2023年12月,舒泰神發布公告,基于在研項目STSG-0002注射液已取得的臨床試驗初步研究結果,并對后續開發投入等多種因素進行綜合評估后,公司決定終止STSG-0002注射液臨床試驗及后續開發。STSG-0002注射液是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國家I類治療用生物制品,臨床試驗的適應癥為慢性乙型肝炎。彼時,舒泰神在該項目中的研發投入共1.50億元。


舒泰神的大動作不止于此,1月8日,舒泰神宣布,終止不超過3.81億元的定增。此舉可以追溯到2023年9月,舒泰神對外公告,向特定對象發行股票,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3.81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后的募集資金凈額將用于創新藥物研發項目。


按照舒泰神的說法,此次終止定增主要基于綜合考慮當前資本市場行情、政策變化情況及公司發展規劃及市場融資環境等因素。隨后深交所也終止了對舒泰神申請向特定對象發行股票的審核。


舒泰神定增的“不順”已經不是第一次。2021年2月,證監會同意舒泰神向特定對象發行股票的注冊申請,批復自同意注冊之日(2021年2月18日)起12個月內有效。此次發行預計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10.8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創新藥物研發項目、舒泰神醫藥產業園(Ⅰ期)建設項目的投資。


但到了2022年2月,舒泰神方面表示,此次定增失效,主要系資本市場環境和融資時機等多方面因素變化,導致公司未能在批復文件有效期內完成本次向特定對象發行股票事宜。


通常來說,在定增問題上,企業與投資者之間各有考量。上市公司傾向于將定增時機選擇在估值高點,定增稀釋的股權也相對較小,相反,投資者考慮到退出等問題,對高估值點的定增會相對猶豫。反觀舒泰神,從定增獲證監會批復之日起算,其股價漲幅超100%。公司此前在互動平臺回復投資者關于定增進展的提問時就多次表示,此次定增項目的定價基準日尚未確定。


舒泰神目前多款產品在研,不過,進展并不算快。據2022年年報,公司進展最快的主要在研產品為BDB-001注射液,該藥用于中重度化膿性汗腺炎、COVID19、ANCA(抗中性粒細胞胞漿抗體) 相關性血管炎三個適應癥。進展最快的適應癥處于Ⅱ/Ⅲ期。


新京報記者 張秀蘭

校對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