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陳卓執導,許光漢、張鈞甯、惠英紅、尹正主演的懸疑犯罪電影《瞞天過?!酚?2月8日上映。影片通過一起密室謀殺案,引出兇案背后權貴與平民的愛恨糾葛,多重線索交織反轉下,罪案真相逐漸浮出水面。電影中,許光漢首次嘗試反派形象,飾演一個玩世不恭、貪得無厭的痞子警察;張鈞甯也打破近年的銀幕溫婉形象,飾演謎一樣的女人喬文娜,從小白兔反轉到“顛婆”出乎意料;兩人全程對飆演技,反轉之中不斷創造驚喜。

懸疑片《瞞天過?!穼а蓐愖勘硎緞撟鲿r想要保證懸疑內核及扎實的故事架構,更希望能讓觀眾有切身的情感觸動。


拍攝懸疑片,對于導演陳卓來說是駕輕就熟,他曾執導過《彷徨之刃》,他表示拍攝《瞞天過?!烦踔允菫榱私o觀眾帶來一部高水準的懸疑電影,“我們希望能夠讓觀眾在享受懸疑的樂趣的同時,也能對一些社會話題進行探討?!?/p>

【創作】

有懸疑內核觀影爽感,更要有情感觸動

從懸疑片的敘事技巧來說,《瞞天過?!返墓澴喾浅>o湊,從一開始就很巧妙地制造了緊張感:東南亞某國,富商太太喬文娜(張鈞甯飾)被卷入一場離奇的密室殺人案中,痞子警長鄭威(許光漢飾)主動登門拜訪,告知對方——“還有兩個小時,警方就要將手頭的證據移交檢察官,以涉嫌故意殺人罪起訴你。但只要你配合我,并滿足我開出的條件,我就能讓你無罪釋放”。隨著交易展開,失去家人的無助母親虹姐(惠英紅飾)自曝被強權欺壓,罔顧人命的議員之子明浩(尹正飾)與喬文娜的舊情也逐漸浮出水面,多重線索交織反轉下,罪案的真相也被層層揭開。

吸引陳卓創作《瞞天過?!返木唧w原因,是故事巧妙。他表示,創作時想要保證懸疑內核及扎實的故事架構,更希望能讓觀眾有切身的情感觸動:“創作過程是非常復雜的,要高度完成邏輯編排,把握劇情反轉節奏,并且要適合觀眾的觀影體驗和爽感。有幾個具體問題一直纏繞著我們:如何做到讓觀眾滿足?如何做到讓人物飽滿?如何保證兩到三分鐘出現一次反轉?如何把價值觀與階級對立等社會議題融入劇本中?每每都考驗著我們?!?/p>

許光漢在《瞞天過?!分写蚱埔酝年柟庑蜗?,飾演有些邪性的壞警察。


從項目啟動到如今上映,《瞞天過?!返闹谱饕呀洑v時五年之久。陳卓說:“在項目找到我之前,眾合千澄的老板徐亞輝親自帶領編劇團隊已對劇本創作了三年,那是異常痛苦的三年。我看到劇本時,完成度已經很高了,且邏輯與層次嚴密清晰?!彼寡?,這也是他第一時間就接受了項目邀約的重要原因。加入創作團隊后,他們又在原有劇本的基礎上增加了關于人物情感和人物前史層面的探討?!拔蚁嘈攀莿”敬騽恿怂兄餮?,在片方與許光漢接洽的時候,當他篤信自己能扮演鄭威時,他的那種堅定讓大家的精神和勁頭一瞬間就提了起來,這也是讓這部電影能迅速進行拍攝的原因?!?/p>

【角色】

許光漢打破少年感 ,張鈞甯擅于換頻道

“許光漢給我的直觀感受是這個演員身上有非常大的表演空間?!标愖窟@樣聊到他與許光漢的這次合作:“許光漢最早給我的印象,是《陽光普照》和《想見你》中的差異很大的兩個形象,《陽光普照》里,他外表干凈但性格陰郁,表明他有著極強的可塑性,《想見你》中他很陽光。而此次他飾演的鄭威則是稍顯油膩、粗糙,且有些邪性的壞警察形象,他對這個角色非常有信心和興趣,就決定徹底地釋放自己?!标愖勘硎?,拍攝期間他與許光漢進行了多次溝通,表面上,鄭威身著警察制服卻心中卻充滿邪念,始終在暗中盤算著一切,手握權力的他,也一直在用自己的地位優勢實現自己的“邪惡意圖”,這需要許光漢徹底打破以往陽光少年的形象。

在陳卓的定義里,許光漢是位很內秀的演員。為了演好這名黑警,不僅在外形上大做文章,還要背誦兩百多頁的劇本臺詞?!霸S光漢話不多,但他把角色想得很重,我跟他的討論主要圍繞著對人物的理解,以及表演難度上。飾演鄭威,他面臨的最大挑戰是臺詞量大,畢竟他過往的角色沒有這么大臺詞量的?!恫m天過?!分胁粌H是大段大段的臺詞,并且他在說的過程中還要與張鈞甯形成對峙的關系,進行關于真相的博弈。他希望能對臺詞爛熟于心,不僅是他自己的(臺詞),連對手演員的臺詞也要背?!标愖客嘎?,許光漢背臺詞的方法是手抄劇本,不停地寫、寫很多遍增強印象,許光漢很清楚,只有自己將臺詞熟悉到一定程度,才能做到腦子里不去想該說哪句詞,而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人物狀態的呈現上,這件事讓整個劇組都非常佩服。

張鈞甯和許光漢在影片《瞞天過?!分卸挤瞰I出顛覆性演技。


此次,向來以飾演溫婉角色而著稱的張鈞甯飾演了身陷囹圄的富太喬文娜,這個角色有很多面,時而強勢時而脆弱,陳卓也通過這個角色發現了張鈞甯身上的反派潛質:“她的外表看起來是無害的,我就問她‘要不這次我們挑戰一個更顛覆的角色怎樣’,她看了劇本以后就覺得很嗨,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張鈞甯的表演空間是不可估量的,她非常會換頻道,同樣的戲用不同的人物心境詮釋,她可以給你演出小白兔的版本,也可以馬上變成大灰狼,我相信這個角色也讓她看到了不一樣的自己?!?/p>

【專訪】

國產懸疑類型片除了反轉更應讓人有共鳴

新京報:你對懸疑犯罪類題材電影有比較深入的了解,你認為這個類型片的創作難點是什么?

陳卓:難點是你不能只為了增加類型感或是為了反轉而反轉,除了照顧它的商業性和類型感外,更多的還是要找到與觀眾情感層面的共鳴,以及現實的切口。也就是說,要讓觀眾感受到,盡管是虛構架空的故事,他們也能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對應,從而引發大家的探討和思考。

新京報:《瞞天過?!穼δ銇碚f非常難處理的情節是什么?

陳卓:最難的大概是結尾完成了真相的反轉后,還要讓觀眾動情。懲罰了壞人,完成了復仇,但到底什么才是他們如此搏命的動機?以及喬文娜與明浩情人之間的廝殺,就如首映時陳建斌老師所說,美好的愛情在欲望驅使下走向了滅亡,這是讓人有所反思和唏噓的。

新京報:《瞞天過?!分鹘怯镁薮罅颗_詞對話推動劇情往前走,如何做到沒有漏洞、萬無一失?

陳卓:臺詞量和劇情推動上全是難點,要解決這個問題就是要大家集思廣益一起糾錯,一起挑毛病。我特別感動的是這個劇組非常有向心力,所有主創從劇本創作期,一直到拍攝現場都在商量,這個細節有哪些沖突,那個劇情轉折有疏漏,最后呈現到大銀幕,幾乎沒有什么漏洞了,都是源于大家的集體智慧。

新京報:哪一場戲最難拍攝?

陳卓:一定是惠英紅老師的那場吊威亞爬墻的戲,她堅持要自己上場 那棟樓非常高,當時也確實出現了“意外”。她在墻面上滑了腳,所有工作人員都嚇了一跳。不過,紅姐認為她在戲里扮演的虹姐也有六十多歲,這個年齡在高樓上滑腳是合乎常理的,她不認為這個“意外”多不恰當,反而更添彩。我記得那天天氣炎熱,爬樓也非常危險,但她堅持拍了很多遍,非常佩服紅姐的敬業精神。

新京報:電影上映后最希望觀眾給你什么樣的反饋?通過這場“瞞天過?!钡拇髴?,你希望給大家傳達什么?

陳卓:如果觀眾覺得不錯,對于創作者來說,那一定是最大的欣慰;如果有觀眾朋友說哪里不好,我們也會反思并在以后的作品里提高。我很希望能和觀眾多探討,還是想說親情是最珍貴的,親情的爆發力也是最大的,父母為了孩子也好,孩子為了父母也好,做什么都是有可能的。另外,人性中無窮盡的欲望和野心也可能在人生的抉擇中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人還是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欲念。我認為這部電影的價值觀大家都能理解,動人的則是片中的人物。比如結局,我看到首映禮時很多人都哭了,哪怕是我們剛拍完的時候,許光漢、張鈞甯還有惠英紅老師等,他們都是流著淚從片場走出來,大家都為這部電影動了真情。

導演陳卓在影片《瞞天過?!放臄z現場。


新京報:最近觀眾對懸疑類電影、話題性作品抱有很大的熱情,這對懸疑片的創作者來說有怎樣的激勵?

陳卓:哪個類型賣得好,自然會有更多的資金資源投向這個類型。我現在也接到不少類似于《瞞天過?!返膽乙深愴椖?。我認為懸疑片本來就是一個很大類型,是一個讓觀眾感興趣、猜不透并且有強烈代入感的類型電影,但在國內這個創作土壤里,懸疑類型能走向何方?又如何跟觀眾達成共鳴?還有很長的路需要探索,我認為中國電影還是要偏向于帶有社會議題的創作,要著力于有社會共鳴的東西。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