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48小時內,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三位中東領導人舉行會談。

 

據央視新聞報道,當地時間12月7日晚,普京與到訪的伊朗總統萊希在莫斯科舉行會談。此前一天,普京先后訪問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沙特阿拉伯,并與阿聯酋總統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納哈揚和沙特王儲兼首相穆罕默德·本·薩勒曼舉行會談,這在外界看來十分“罕見”。

 

普京與三位中東領導人舉行會談發生在短短48小時之內,日程安排十分緊湊,談論的話題涉及石油政策、俄烏沖突和巴以沖突等。

 

新華社報道稱,這是去年2月烏克蘭危機升級后普京第三次出訪原蘇聯地區以外國家。專家分析認為,普京此次密集的中東外交活動向國際社會發出重要信號,即俄羅斯正尋求打破美西方的圍堵,并爭取形成全球多數國家支持俄羅斯的局面。

 

普京與萊希會面議題主要涉及自貿協定

 

普京在莫斯科同萊希會晤時表示,俄伊雙邊貿易額已達約50億美元,去年雙邊貿易額增長20%。萊希表示,伊俄合作開展順利,兩國將繼續推動雙邊關系發展。

 

當地時間2023年12月7日,俄羅斯莫斯科,俄羅斯總統普京與到訪的伊朗總統萊希舉行會談。圖/IC photo

 

普京請萊希向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轉達最良好的祝愿,并向萊希承諾將應邀訪問伊朗。

 

普京補充說,伊朗與歐亞經濟聯盟計劃于年底簽訂自貿協定,這將為擴大兩國互動創造更多機遇。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趙會榮看來,普京此時與伊朗總統會面的議題主要涉及的正是歐亞經濟聯盟和伊朗能夠簽署自貿區協定。

 

今年6月,俄羅斯副總理阿列克謝·奧韋爾丘克披露,伊朗可能在今年年底前與俄羅斯等歐亞經濟聯盟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定。歐亞經濟聯盟2015年成立,成員國包括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白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和亞美尼亞。

 

據央視新聞報道,烏克蘭危機去年2月升級以來,俄羅斯遭美西方多輪制裁,對外貿易受到限制,進而尋找歐洲以外市場。伊朗與歐亞經濟聯盟的自貿協定將代替并擴大現行協議的范圍。雙方已達成數百種貨物的關稅減讓臨時協議。去年11月,俄羅斯開始與伊朗交換石油產品。伊朗方面今年3月說,伊方與俄方“大量”交換油氣產品。

 

普京“罕見”訪問阿聯酋和沙特

 

在與萊西會面之前,普京“旋風式”地訪問了阿聯酋和沙特。

 

當地時間12月6日,阿聯酋總統穆罕默德會見到訪的俄羅斯總統普京。雙方就兩國間各領域合作關系進行了討論,并就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交換了意見。

 

據新華社報道,普京乘坐專機抵達阿布扎比后受到高規格接待。阿方外交部長阿卜杜拉·本·扎耶德·阿勒納哈揚前往迎接;儀仗隊在普京座駕行進途中沿路列隊;戰機在空中拉出象征俄羅斯國旗的紅藍白三色彩煙;禮炮鳴響。

 

當地時間2023年12月6日,阿聯酋阿布扎比,阿聯酋總統穆罕默德會見到訪的俄羅斯總統普京。圖/IC photo

 

穆罕默德表示,兩國關系近年來在各個領域都取得積極發展,阿聯酋成為俄羅斯在阿拉伯國家中最大的貿易伙伴和投資方,兩國2022年非石油貿易“前所未有”地增長將近109%,“顯示兩國關系的特殊性”。穆罕默德稱普京為“親愛的朋友”,表示很高興再次見到普京。

 

普京對穆罕默德說,感謝阿聯酋給予的友好接待,阿聯酋是俄羅斯的主要貿易伙伴,兩國關系“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今年6月,他們曾在俄羅斯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期間會晤。

 

結束對阿聯酋的訪問后,普京前往沙特首都利雅得,與穆罕默德·本·薩勒曼舉行會談,他們上次面對面會談是在2019年。

 

當地時間2023年12月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抵達沙特首都利雅得,率領代表團對沙特進行訪問。圖/IC photo

 

據新華社報道,穆罕默德王儲說,沙特與俄羅斯在許多方面有共同利益和合作,過去數年來在能源、農業、貿易和投資等領域的合作取得巨大成就。雙方的共同努力幫助緩和了中東地區緊張局勢。普京表示,兩國在政治、經濟以及人道主義等領域有著牢固和良好的關系。普京在會談中還邀請穆罕默德王儲訪問俄羅斯。

 

在外界看來,此次普京走出國門對阿聯酋和沙特的訪問是“罕見”的。

 

有評論稱,受俄烏沖突等多重因素影響,普京減少了外出訪問活動。此次普京出訪是俄羅斯尋求在全球舞臺上重新確立本國地位的表現。

 

另據新華社報道,同樣罕見的是,俄羅斯空天軍4架蘇-35S型戰斗機全程為普京的專機伴飛護航。護航戰機掛載R-73型短程空空導彈和R-77型中程空空導彈,后者射程可達110公里。

 

一般情況下,東道國可能派出戰機迎接來訪貴賓的專機,但很少允許對方護航戰機入境,更不用說攜帶實彈。按照俄總統新聞秘書德米特里·佩斯科夫的說法,考慮到中東地區局勢,為確保普京的安全,因而派戰機全程護航。護航戰機由俄軍頂尖飛行員駕駛,俄方取得沿途國家飛越領空的許可。

 

48小時中東外交凸顯普京爭取重塑國際秩序的努力

 

從訪問沙特和阿聯酋,到在莫斯科與伊朗總統會面,普京在過去48小時內的中東外交收官。趙會榮分析認為,普京密集與中東三國領導人接觸,背后主要有經濟和時局兩方面的考量。


趙會榮表示,就目前信息而言,普京此次中東之行主要是經濟外交:希望保持與中東能源大國阿聯酋和沙特充分的溝通,在能源價格和產量等方面形成對其有利的局面,同時與伊朗就年底即將簽署的自貿協定進行會談。

 

有評論稱,普京的此次中東之行也是在努力證明,西方因俄烏沖突通過制裁孤立俄羅斯的企圖已經失敗。

 

公開報道顯示,在能源方面,沙特和阿聯酋都是俄羅斯的主要合作伙伴。同時,它們在俄烏沖突中保持中立。

 

趙會榮認為,從時局來看,普京的中東外交可能與俄烏沖突和巴以沖突的形勢有關,這兩場沖突無論對俄羅斯還是中東國家而言都非常重要,將影響未來國際環境的變化。

 

“在大國關系變化的關鍵時期,普京增強與阿聯酋和沙特等國的溝通與合作,尤其是沙特外交獨立性越來越強,與美國在很多事情上的立場并不一致,有利于普京爭取重塑國際秩序?!壁w會榮說,“在此過程中,普京希望與其認為的友好國家加強合作,爭取形成一個世界上多數國家支持俄羅斯的局面?!?/p>

 

新京報記者 朱月紅

編輯 張磊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