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牽手華為后,與蔚來和平分手。


12月初,江淮汽車與華為終端有限公司簽署《智能新能源汽車合作協議》,雙方將基于華為智能汽車解決方案,在產品開發、 制造、銷售、服務等多個領域全面合作,打造豪華智能網聯電動汽車。


江淮汽車透露,該協議自簽訂之日起10年內有效。其中,江淮汽車負責打造生產基地及合作車型開發,華為則提供銷售服務;雙方將圍繞合作車型共同搭建“以用戶為中心”的服務體系。


幾日后,江淮汽車發布公告稱接到安徽省產權交易中心有限責任公司提供的項目《競價結果通知單》,蔚來汽車科技(安徽)有限公司成為資產一包、資產三包受讓方,其中資產一包的交易價格為16.66億元,資產三包的交易價格為14.92億元,合計為31.58億元。


Co-Found智庫研究負責人張新原認為江淮與華為的牽手,向市場釋放了兩個信號,一是江淮汽車致力于轉型升級,布局智能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決心;二是華為進一步拓展汽車產業的決心。


黃河科技學院客座教授張翔表示,汽車行業單打獨斗的時代早已經過去了,合作格局正在構建;江淮和華為的合作也都是基于各自生態圈打造的需要。


資本市場幾番熱炒,牽手華為各取所需


江淮汽車在資本市場再次“熱了起來”,10月中金上海分公司連續2次買入江淮汽車,合計買入金額為2.3億元。江淮汽車多次收獲漲停板,10月27日,江淮汽車發布公告稱自2023年8月25日以來其股票累計漲幅高達67.99%;而如果時間再拉長,6月低點迄今股價累計最大漲幅接近翻倍。


實際上,2022年6月就有消息稱江淮汽車與華為合作造車,而這一消息也讓江淮汽車在資本市場走勢上揚。但彼時雙方并未對此事進行回應,資本市場一度歸于平靜。此次江淮華為牽手落地,市場已經開始分析,江淮股價是否將成為此前大漲的賽力斯第二。


張翔表示,江淮汽車與華為合作后的市值表現,短期內可能會受到市場炒作,出現股價上漲的現象;但長期來看,企業的價值還是要取決于其產品和市場的表現。


今年廣州車展上,華為常務董事、終端BG CEO、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董事長余承東表示繼問界、智界之后,還會有兩個“界”,分別來自北汽和江淮。隨后招商證券在一篇研報中提到,江淮汽車與華為合作的智選車型代號為轎車車型,售價將達到百萬元級,對標車型為邁巴赫,新車預計在2024年第四季度上市。不過,江淮汽車相關負責人表示:“我們還沒有接到相關通知?!?/p>


張新原表示雙方的合作,既是江淮汽車尋求轉型升級、提升品牌競爭力的重要舉措,也是華為發揮自身技術優勢,進一步拓展市場的重要步驟;原因在于,雙方都看到了智能網聯汽車市場的巨大潛力,希望通過合作實現共贏。張翔也有相同的觀點,他認為,華為和江淮汽車的合作是各取所需,華為能夠進一步加強在汽車產業鏈的地位,江淮能夠進一步提速智能化轉型。


難逃七年之癢”,與蔚來解綁代工業務


在敲定與華為汽車合作造車的幾天后,江淮汽車為蔚來汽車的七年代工路也最終畫上了句號。


江淮汽車表示,通過安徽省產權交易中心有限責任公司公開掛牌轉讓部分資產,轉讓的資產按照三個資產包形式掛牌交易。


據悉,蔚來汽車科技(安徽)有限公司成為資產一包、資產三包受讓方,其中資產一包的交易價格為16.66億元,資產三包的交易價格為 14.92億元,合肥恒創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為資產二包的受讓方,交易價格為14.18億元。本次交易價格總計45.77億元。


2016年蔚來汽車與江淮汽車簽署代工協議,江淮汽車投資23億元為蔚來汽車量身定制建設新工廠,開啟了代工合作業務。


記者梳理江淮汽車和蔚來汽車的財報發現,從2018年至2022年,蔚來汽車向江淮汽車分別支付了2.23億元、4.41億元、5.32億元、7.15億元、11.27億元的代工費,總計30.38億元。


另一方面,從銷量來看,2021年江淮純電動乘用車累計銷售13.4萬輛,同比增長169.12%,其中蔚來汽車約9.3萬輛;2022年江淮新能源汽車累計銷售19.3萬輛,同比增長44%,其中蔚來汽車約12.25萬輛;無論是銷量和業績,江淮汽車近年來的表現離不開為蔚來汽車代工。


不過,江淮汽車一直難以盈利。2022年江淮汽車全年凈利潤虧損15.82億元,同比下滑891.24%。


2023年1-10月,江淮汽車累計銷售49.44萬輛,同比增長19.93%。營收達到339.21億元,同比增長23.16%。但前三季度,江淮汽車凈利潤為1.84億元,歸母扣非凈利潤為-5.29億元。張翔認為,此次出售資產能夠讓江淮汽車暫時回血;而隨著與蔚來汽車的解綁,江淮汽車的合作重點將轉移到華為方面。


自主品牌新能源轉型不及預期


在尋求合作的同時江淮汽車也在推進自身的新能源汽車轉型。


今年4月,江淮汽車發布全新新能源品牌釔為,隨后定位于10萬元級別純電動小車的首款車型釔為3上市。江淮汽車相關負責人表示,未來5年,江淮釔為還將打造定位智能純電A級SUV的釔為X3,定位智能純電轎跑的釔為5和定位智能純電SUV的釔為X5。


但釔為表現并不如預期。公開數據顯示,釔為3上市至今總銷量不足萬輛。某品牌汽車銷售人員陳先生告訴記者,雖然釔為3的價格要比歐拉好貓和比亞迪海豚低,但尺寸和空間也比后兩者小,且釔為3的價格下探空間則有五菱繽果守著;相比比亞迪、長城歐拉及上汽通用五菱,江淮釔為3的品牌號召力和客戶基礎也相對較弱。


另一方面,作為全新品牌,江淮釔為需要培育一定的市場認知度,但江淮汽車在新能源市場表現也并不出色,品牌聲量小,市場存在感并不是特別高。張新原認為,釔為3表現不佳與市場競爭加劇、品牌知名度較低等因素有關。


在張翔看來,江淮汽車想要通過推出新品牌實現新能源汽車領域的突破,戰略上是正確的,但能否成功仍存在一定風險。而從長遠來看,自身沒有過硬的品牌競爭力和核心技術,也會被隊友甩下;車企要有自身優勢和特色才能更好參與競爭。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王琳琳

編輯 徐超

校對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