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1日,求職者在浙江省溫州市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春季招聘會上了解就業信息。圖/新華社

人口正在向中心城市集聚。

作為經濟社會運行的基礎元素,人口對于城市發展的重要性越來越突出。

常住人口數量的持續攀升,也表明城市的吸引力越來越強。

近日,隨著2022年長三角各地常住人口數據陸續公布,合肥、南京、寧波、溫州和徐州等城市常住人口都突破了900萬,其中,溫州、合肥、寧波和南京四市都超過或接近950萬人,具備沖刺千萬人口城市的實力。

常住人口過千萬和GDP過萬億元,已經成為中國頂級城市發展的標配,合肥、寧波和南京已經是“萬億俱樂部”的成員,溫州GDP也突破了8000億元,是準萬億城市。

在經濟富庶的長三角地區,繼上海、蘇州和杭州之后,這些萬億和準萬億城市中,誰會率先成為下一個千萬人口大市?

四城沖刺

每座城市都有一個“大”的夢想,這種“大”體現在多個方面,例如,城市的經濟總量,市域面積和常住人口數量等。

此外,衡量城市發展規模大小還有很多其他指標,但對于頭部城市來說,“大城市”更多的還是體現在經濟總量和常住人口這兩項關鍵指標上。

2022年,中國人口總量迎來負增長的歷史性拐點。在這樣的背景下,城市人口規模的擴大也從增量比拼轉入存量爭奪時代。

目前,我國共有17座常住人口突破千萬的城市,人口數量上從高到低排列分別是重慶、上海、北京、成都、廣州、深圳、天津、武漢、西安、蘇州、鄭州、杭州、石家莊、臨沂、東莞、青島和長沙。

從區域來看,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和京津冀三大城市群均有三座千萬人口城市,分別是上海、蘇州、杭州,廣州、深圳、東莞,北京、天津、石家莊。成渝經濟圈作為中國經濟第四極,兩座核心城市重慶和成都也占據兩個千萬人口城市的席位。

中部地區有三座千萬人口城市,分別是國家中心城市武漢、鄭州和網紅城市長沙。作為西北地區人口第一城,西安也占據一席。除了這些,還有人口大省山東下轄的青島和臨沂。

17座千萬人口城市之外,誰會是第18座人口過千萬的城市就備受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期各地公布的2022年常住人口數據中,長三角地區溫州、合肥、寧波、南京四座城市常住人口均在950萬量級上,分別為967.9萬人、963.4萬人、961.8萬人和949.11萬人。其中溫州、合肥和寧波都超過960萬人。從數量上來看,溫州在長三角四座千萬人口后備軍中處在領跑位置,常住人口數量距離千萬只差30多萬人。

實際上,早在2010年溫州市常住人口就已突破900萬,在此后多年里,溫州的常住人口數量一直在浙江省內處在領跑的位置,2016年后,逐步被杭州超過。

溫州早就喊出了向千萬人口城市沖刺的目標。2020年9月,溫州印發了《關于打造千萬級常住人口城市的若干意見》,正式提出打造千萬級常住人口城市戰略,并設定了諸多細化目標。

2022年,溫州又公布了《溫州市人口發展中長期規劃》,明確提出到2025年常住人口超過1000萬的目標。

除了溫州,同在浙江省內的寧波有961.8萬常住人口,也是浙江下一個常住人口有望破千萬的候選城市。

去年11月,《寧波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1-2035年)》向外界透露出重要信息,綜合考慮區域發展潛力、城市發展動力,規劃2035年常住人口1150萬人左右。

在這之前,2022年寧波“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也是提出,“到2026年,地區生產總值達到2.2萬億元,人均生產總值達到22萬元”。按照這一數字計算,到2026年,寧波市常住人口將達到1000萬人。

▲2月15日,列車行駛在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境內(無人機照片)。圖/新華社

長三角三省一市中,除了浙江雙城沖刺千萬人口外,江蘇、安徽各自的省會城市南京和合肥也明確提出要向千萬人口城市沖刺。

例如,合肥2022年3月公布的《合肥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1-2035年)》(公示草案)提到,預測至2035年,合肥市常住人口將超過1300萬人,實際服務人口將超過1500萬人。

南京則是在“十四五”規劃中明確提出要實現常住人口突破一千萬的目標。

都有哪些“大招”

為沖刺千萬人口城市,四座城市出臺眾多措施,在提高人口增量上下了很多功夫。

拿常住人口數量最多的溫州來說,為加大吸引外來人口流入,溫州在2022年10月實施的戶口遷入規定中就全面取消縣市落戶門檻,包括可以在租賃房屋內落戶。

此外,溫州還把吸引人口目標瞄準高校畢業生,《溫州市人口發展中長期規劃》就明確提出到2025年要引入高校畢業生60萬人。

新京智庫注意到,目前,為吸引高校畢業生來溫州工作,溫州提供了包括就業補貼在內的一攬子人才政策禮包。

另一方面,溫州也在鼓勵本地人口提高生育意愿。此前,《溫州市戶籍人口一次性生育補貼發放辦法》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計劃向一孩、二孩、三孩家庭分別補貼1000元、2000元和3000元。

跟溫州一樣,大幅放寬落戶限制的還有寧波。去年10月新修訂后的《寧波市區戶口遷移實施細則》取消原先繳納社保的要求,實行“70年產權房即可落戶”,即在中心城區有合法穩定住所的憑不動產權證書等證明即可在寧波市落戶。

當時,有分析認為,在未能入列特大城市后,城區人口占比較低的寧波市亟待吸引更多的新鮮血液落戶。落戶政策的不斷放寬,不僅有助于加快人口導入,提振樓市活力,對于沖刺千萬人口乃至特大城市建設都有積極作用。

相較于溫州和寧波,南京和合肥作為省會城市對于常住人口破千萬顯得更為迫切。

目前,南京是GDP全國十強城市中唯一一個常住人口規模沒有突破千萬的地方。

針對人口增長困境,南京也不止一次出臺政策吸引人口流入。例如,去年南京修訂了積分落戶的實施細則,將在其他城市繳納社保積累的積分,可以一并算上在南京落戶的積分,大大降低了長三角城市群內部人口在南京的落戶門檻。

除此之外,南京都市圈的獲批也為南京人口增長提供了新的增長支點。

按照相關規劃,南京都市圈正在加速“東進”“西融”,寧馬、寧滁等市域軌道交通工程將進一步暢通南京與馬鞍山、滁州等周邊城市的互聯互通,便利人口的流動。

在吸引人口流入的措施上,合肥則是另辟蹊徑,在產業留人上持續發力。

繼引進聯發科、長鑫存儲等企業成功押注半導體和晶圓產業后,合肥又通過抄底蔚來汽車等完善新能源汽車產業鏈。

在今年“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合肥市市長羅云峰表示,近年來合肥打造的“平臺聚才+產業引才+服務留才”的創新型人才招引體系,最終實現各類人才引得來、留得住、用得好。

集聚效應明顯

從古至今,人口的遷徙流動都是為了滿足更好的生存發展需要。城市越大意味著機會越多,這也就導致,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人口仍將繼續向大城市聚集。

在長三角四座沖刺千萬人口的城市中,除了溫州外,寧波、南京和合肥都是省會或副省級行政單位,南京和合肥是所在省份的省會,是長三角地區名副其實的大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對于這四座城市來說,人口流向不管是省內聚集,還是區域聚集,一個很大的背景是長三角區域一體化水平在不斷提高,越來越多的人口向中心城市集聚,勢必也會對城市的承載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特聘教授陸銘近日在接受新京智庫采訪時就表示,人口在向大城市流入的過程中,大城市依然存在公共服務供給不足的問題。像流動人口隨遷子女在父母所在地入學以及參加中高考面臨很多限制。

雖然,溫州、寧波、南京和合肥等城市都在不斷放寬落戶限制,但是人口向大城市流動不僅僅在于城市里的一紙戶籍,更看重未來職業發展潛能、子女教育和醫療保障等公共資源。

這就要求對于要沖刺“千萬人口城市”的城市來說,在吸引人口流入的同時,也要全力做好“留”人這一關。

產業和人口向超大、特大城市集中是客觀經濟規律,但是城市人口增長邏輯并非“多就是好”,因為人口集聚帶來的規模效應也是一把雙刃劍。

一方面,城市人口的不斷增加使得資源利用效率高,經濟發展更具有活力。另一方面,人口的不斷增加也會帶來城市交通擁堵,住房資源緊張和優質資源爭奪激烈等城市治理難題。

常住人口“千萬級”是一個重要的門檻,這四座城市沖刺的號角已經吹響,誰先脫穎而出,都將深刻攪動區域經濟發展格局,值得拭目以待。

撰稿/新京智庫研究員 查志遠
編輯/柯銳
校對/劉越